第169章 半个月騒话的真相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苏九把酒壶掼在桌上,酒水撒了一桌。

    同桌九人,乃至周围吃饭的,全部顿住。

    行注视礼。

    一个把酒看的跟命似的人,突然摔酒壶?

    这是什么危险的预兆?

    古鹰他们倒还好,毕竟跟着苏九试炼过,更残忍的手段也见识过。

    很平静的,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苏九一只手撑下巴,心里烦得要命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为何烦躁,反正只要想到墨无溟,就觉得浑身不舒服!

    哪都不对劲!

    就大家提心吊胆的时候,她扭头,语气挺认真:“你们说,墨无溟是不是脑袋被门挤了?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低头,吃饭。

    全场,也就只有祁绍小嘴能叭叭两句了。

    他叨了一根青菜,看着苏九:“冥王大人昨晚动静是大了点,但是你得惜福!他要是招招手,那全京城……不对,全天下那个女人不往她床上爬?”

    全天下的女人?

    苏九眯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筷子在桌上点了两下,视线落在祁绍吃掉的青菜上,耳边仿佛响起狗男人喋喋不休的让她吃青菜的声音。

    眉头皱起,又烦躁了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一把筷子丢掉,抱着双手,往后一靠:“不吃了!”

    动静有些大,吓得周围的人把头埋得很低,恨不得塞进碗里。

    主要是擂台赛的阴影太大了!

    不远处。

    一张桌子,五六个女弟子,热烈的讨论着。

    “难怪冥王对苏九情有独钟,不但长得好看,修为和天赋简直逆天了,撕碎元气,这要不是亲眼所见,你们敢信呢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曾经最讨厌的男人,如今竟然令人高攀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怎么被当成废材的?九洲城虽然偏远,但是不至于消息这么堵塞吧?”

    “对了,云师姐?你之前不是跟太子殿下同行,去过九州海吗?那里应该经过九洲城的吧?

    云无暇面容僵硬,只是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抓着筷子的手指关节泛白,没人比她心里冲击更大。

    那个在台上,风轻云淡,随意就杀了五个元师的少年,不但是她瞧不起的废材,还曾经跟她有过未公开的婚约,这让她如何能说得出口!

    更别提,他们俩甚至结了仇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躲得紧,说不定苏九已经拿她先开刀了……

    光是想想,就忍不住发抖。

    一桌子女弟子,说话声音很低,吃饭动作也慢吞吞的。

    忽然,一句调侃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哎呀,九哥,这不是你表姐吗?”

    祁绍掐着腰,手勾在谢忱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谢忱容貌硬朗,面无表情的时候,像个阎王爷,挺有气势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顿在桌边。

    云无暇后脊一凉,脸上血色尽褪。

    该来的还是来了,她就知道苏九不会放过她!

    苏九走在后面,低着头烦躁着,听见这话,只是随意的瞥了眼,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没有再理会的打算,已经错过祁绍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祁绍咂咂嘴,看着云无暇:“你说你长的也不丑……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谢忱懒得听他废话,一把拍掉他的手,迈脚离开。

    “诶,你这孙子属狗的,说变脸就变脸!”祁绍捂着手,跳脚,骂骂咧咧跟出去。

    古鹰走过,打量了云无暇一下,摇头:“还是九哥长的好看。”

    左岩踢了他一脚:“你大爷,马屁都让你拍了,你怎么不在九哥面前说呢?”

    莫寒:“赶紧走,废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热热闹闹的走了。

    云无暇愣愣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不敢相信苏九竟然就这样放过她了?

    旁边桌前的女弟子们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胆战心惊的看着云无暇。

    然后,默契的把饭菜往旁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因为祁绍的一句话,云无暇被孤立了。

    谁也不想和苏九有仇的人有来往,进而被牵连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就连青羽宗本宗门的其他弟子,也断绝了跟云无暇的来往。

    并不知道这一切的苏九,依然在烦躁着。

    为了挥开这种情绪,她把自己置于疯狂修炼的阶段。

    整整五日,她没离开过房间。

    因为擂台赛的那件事,就连掌教也没有太管过她,以她的那种实力,基本上可以免去考核了。

    而这五日,墨无溟也没有再出现。

    像是销声匿迹了一样。

    第六日,战流云和青颜出现了,表情很严肃。

    苏九抬眼,眉头轻蹙:“沉在水里五日?为何?”

    战流云拧着眉头,踹了青颜一脚:“你说,你干了什么事!”

    青颜撇着嘴,扑通跪下了,语气还挺无辜的:“我,我从黑市淘了一些书,冥大误把那些书当成教材,半个月都跟书上学习……如何跟您相处。”

    苏九抿唇,没怎么听懂:“学习跟我相处?”

    青颜破罐子破摔了:“哎呀,反正那些书不是教材,只是一些污浊的混物……就是春宫图啦!”

    苏九静了一秒,抿唇,声音有些阴沉:“你现在是在告诉我,你家王爷蠢到连清春宫图和普通的书,都分不清吗?”

    青颜张了张嘴,主要是感觉到很无语,他也跟苏九的想法差不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战流云说完事情经过之后,他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。

    “反正,事实就是这样,冥大看的字书是没有图的简版,他想跟你当成兄弟相处,每日刻苦的学习……”说着,青颜掏出几张纸,上面全部都是摘抄下来的要点。

    苏九接过来看了看,的确是墨无溟的那龙飞凤舞的字迹。

    顿时,心里翻涌起一股细细密密的奇怪感觉。

    抿唇,沉默了一会:“他在水里不出来,必然是有把握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活人能让尿憋死?

    他受不了了,不就从水里钻出来了?

    一见见苏九这么漠不关心的样子,青颜急了,张口就叭叭起来:“这次跟以前不一样!您不能不管啊!要不是冥大对你动了心思,怀疑自己是断袖,至于纠结到去学什么兄弟相处之道吗?他堂堂冥王,对谁这么上心过了?”

    苏九眸光微闪,语气不咸不淡的:“他一个大男人喜欢男人那是他的问题,说的好像我强迫他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青颜狠狠一噎,气得口不择言:“你!你就是强迫他了!你这张脸和你肚子里的东西!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苏九都乐了,挑着眉:“我肚子里的东西,蛔虫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