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说好五个人,就是五个人

    一直到擂台上五人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古鹤才恍然惊醒,跃上擂台,怒喝:“住手!”

    苏九动作微顿,侧眸看向走过来的古鹤,挺疑惑的:“你也要签生死状?”

    “苏九!”古鹤怒目圆睁,咬牙切齿:“你隐藏修为,故意挑衅签生死状!”

    苏九没说话,手中顿住的长剑,却猛地朝着脚边的人捅了下去。

    嗤,一剑。

    贯穿心脏,几乎没有给对方惨叫的机会。

    太快,太过随意!

    没有人会想到苏九竟然在举手之间就把人杀了!

    只见,少年随意的拔出剑,侧眸,一脸失望的:“还以为你跳上来是为了跟我打架呢。”

    短暂的惊骇和冲击之后,随之而来的便是滔天的愤怒,古鹤目眦尽裂:“你不是已经赢了吗?你为何要杀了他?”

    苏九像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,瞥了眼倒在血泊里的其他四个人,挑着眉,横移两步,漫不经心的:“不然,你以为生死状是拿来玩的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归魂剑猛地飞出手。

    毫不犹豫的去解决剩下的四个人。

    古鹤骇然一惊:“别想得逞!”

    他拔出剑,往上一挑,朝着苏九迎面一剑。

    剑气掀起,擂台都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出招,且不说破坏生死状的规矩,就是道义上,也是偷袭。

    然而,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苏九的反应。

    太快了!

    他像是早就猜到了古鹤的举动,在他挥剑之际,他已经侧身躲开。

    只是,似乎慢了半拍,发丝被割断了一缕。

    飘然落地。

    苏九侧身而站,眸光泛起血色:“你应该庆幸,我已经打得很爽了。”

    嗓音低迷,透着邪气。

    却让古鹤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他不明白苏九话中意思,只是咬牙:“胜负已分,人你也杀了一个,够了!”

    苏九没说话,甩了甩手中的长剑,看上去挺无所谓的,转过身,往台下走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年纪轻,还真没有真刀真枪的干过架,何况是这种血淋淋场面!

    古鹤也是一身冷汗,刚准备转身——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锐利而锋芒的剑气,就像是一条毒蛇露出尖锐的牙齿。

    几声闷响。

    刚以为逃过一劫的四个人,已然毙命。

    苏九脚步顿住,轻轻抬手,将归魂剑收了起来,不急不缓的开口:“说好五个人,就是五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陷入了死寂。

    脑袋里就像是灌了铅,昏昏沉沉,被恐惧笼罩的阴影感。

    少年一步步走下台阶,双眸淬冰,既冷血又无情。

    全场最平静的,恐怕只有祁绍,古鹰,柯彬,莫寒,左岩他们几个人了。

    谢忱完全是懵逼的。

    天门两个弟子,双腿发软,都不知道怎么离开的。

    等到玄天宗弟子离开,有一大部分弟子,直接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被吓得!

    要怎样心性,才能做到如此残忍到极致?

    “杀人不眨眼”来形容都不为过!

    赤阳宗的弟子,个个脸色苍白:“师兄,幸亏你拦着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楼擎脸上没什么变化,但是袖口下的手握拳,一手心的冷汗!

    苏九的实力不知道,但是那一股子狠劲,杀人对他而言,仿佛只是一种乐趣。

    擂台上,五具尸体,古鹤脸色惨白,久久无法回神。

    生死擂台结束。

    苏九直接回了宿舍,先去洗干净身上血腥味,就一头栽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明明下午还有课,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去叫他。

    都知道他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苏九在床上躺了一下午,双手枕头,烦躁的看着房顶。

    心里乱乱的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青龙从袖口爬出来,好奇的问:“主人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九叹了口气,挺烦:“你说,一个直男变弯可能吗?”

    青龙:呃……听不懂。

    苏九微微摇头,挥开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,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与其去想一些复杂没有答案的问题,还不如抓紧时间修炼。

    变强,才是她唯一的目标。

    儿女私情,太影响她行走江湖了!

    理想是美好滴,现实是残酷滴。

    无论她多么专心修炼,也逃不开狗男人在她耳边嘀嘀咕咕的问:“你不喜欢前后,上下你喜欢吗?本王还没太搞懂,趴在人身上睡觉,哪里舒服,不过,如果你喜欢的,本王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忍着一拳头捣过去冲动,收敛元气,侧身卧倒,一裹被子,盖过头。

    老子听不见!!

    跟之前一样。

    床榻忽然压下,身体贴近,躺在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苏九脑袋一扎一扎的疼。

    隔着被子,她还是能听得见对方的呼吸声,以及……

    她裹着被子,像个蚕蛹往里面蠕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对方也往里面贴了贴,甚至凑近了问:“九儿,你在发抖,冷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冷你大爷!

    苏九咬牙,装死到底。

    正在画圈圈诅咒他的时候,忽然后背一凉,一只手伸了进来。

    忍无可忍!

    苏九一个横踢,扫出去。

    这半个月的默契。

    墨无溟已经习惯了,握住他的脚踝,又塞了回去。

    语气淡漠,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哀怨:“本王是关心你才啰嗦不休,哪像你,见到本王就跟见到仇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苏九摁着发疼的额角,从被子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都半个月了,你还没玩够?”

    墨无溟长睫轻颤,眼底带着费解:“本王何时在玩了?”

    他明明很认真的研究与兄弟的相处之道,他为何不能理解理解他的苦心呢?

    苏九搓了搓脸,求饶的语气:“我错了大哥,我以后再也不亲你了!”

    墨无溟眼底的费解,陡然变得了阴沉,尤其是听见那句,再也不亲你了,心就像是被刺扎了一下,难受的厉害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难受,他也不知道,反正脱口就质问:“不亲本王,那你准备亲谁?”

    问完,愣怔住。

    苏九也愣了一下,心脏就这么不经意之间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不自在的移开视线,挠着头,没说话。

    气氛,骤然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转瞬,两人默契的躺下来。

    背靠着背。

    谁也不吱声。

    墨无溟死死地瞪着眼睛,凝视着桌上忽闪的烛光,紧张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