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杀心骤起,烦烦烦

    最后资格发言的,无外乎是古鹰了。

    单单是看着苏九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就回想起自己全身到处骨折的那段时光了。

    就是一个字,惨!

    其余的两个天门弟子,不明所以,但是亲眼看见苏九踹飞四阶元师,莫名的感觉到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已经,彻彻底底,蜕变成苏九的小迷弟了!

    擂台赛,一般不会有生死擂这么残忍的选项。

    但是弟子自主发起,且他们并非万驼峰弟子,管事只好给他们办了。

    苏九大笔一提,龙飞凤舞,潇洒豪放。

    简单来讲,只能认出一个九字那潇洒的尾巴……

    碧海宗弟子一共上了五个,三个三阶元师,一个四阶元师,一个五阶元师。

    这个阵容,能把七阶元者打成肉泥!

    原本老神在在的围观群众,一看见有个五阶元师,顿时开始不安了。

    苏九能一脚踹翻四阶元师,顶多是个五阶元师,现在……他不占优势啊1

    对比之下,玄天宗弟子淡定的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祁绍:“我还没见过这么会找死的。”

    古鹰:“可惜他们没我的好运,这是生死状。”

    柯彬:“不不不,当初九哥是懒得搭理你。”

    莫寒:“哈哈哈,对,要不然给你捅个一百多刀?”

    左岩:“安静点,好好看,说不定能学两招。”

    天门两个弟子相视一眼,各自攥拳,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加油!一定可以赢得!”

    谢忱面无表情的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想知道三个月什么时候到。

    众人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玄天宗的弟子,可能是吓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吧,苏九也太惨了,居然一个人单挑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碧海宗弟子,真不要脸,借机挑事!”

    一群人,竟然看不过眼,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擂台上,碧海宗弟子冷笑着反驳:“这可是人家苏九求来的,不是我们非要倚强凌弱,是他求我们一起的!放心,我们尽量给他留一条命!”

    “没错,生死状白纸黑字,写的明明白白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长这么大,什么都见过,就是没见过人这么急于求死的!

    众人愤愤不平的望着碧海宗弟子。

    赤阳宗弟子扬声道:“你们要是这么关心苏九,不如也参与进去呗,反正我们赤阳宗挺悠闲地,可以奉陪一下!”

    楼擎侧眸,目光冷冽的看去:“这件事不准蹚浑水,听不懂?”

    那弟子讪讪的闭嘴,却还是一脸耀武扬威的看着其他人。

    他们是铁了心要跟碧海宗统一战线了。

    楼擎脸色很那看,筠连紧绷,往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赤阳宗见状,总算是安分了。

    原本替苏九抱不平的围观群众,在赤阳宗弟子的放话下,认怂了。

    谁也不想为了个不熟的人,招惹上生死状。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懒懒的走到台上,望着对面的五个人,忽然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她也确实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一人恶狠狠地喝道:“笑什么笑?等会叫你都哭不出来!”

    苏九表情挺平淡的,抬了抬下巴:“没事,你们是一起上?”

    虽然是五个人一起上来的,但是真一起上,还真抹不开脸面!

    “你们后面去,我一个人就行了。”一个三阶元师,拔出剑,走到前方。

    苏九眉眼轻抬,有些寡淡无趣:“一起上吧,让你们活久一点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众人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他妈也太嚣张了吧!

    台上五个人,被气得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“小杂碎,你敢瞧不起我们?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这是他找死,一起上!”

    几人气势汹汹,全部拔出剑。

    自负,让他们甚至没想用技能,而是元气灌入剑身,想要实打实的扎进苏九身上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七阶元者,不知死活!

    古鹤单手负背而立,望着擂台上的对战,眼底浮起了嘲讽。

    跟一个废材打架,有什么……

    忽然,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只见,五人围攻少年之际,对方身形极快,急速穿过五人。

    嗤的几声响。

    嘀嗒、嘀嗒、嘀嗒……

    温柔的鲜血,瞬间脸颊滑落。

    五人脸上,全部被割出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还保持着刚才进攻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全场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空气都静止了。

    台上,少年缓缓地转过身子,随意的挑起手中长剑,毫无诚意的道歉:“对不起,让你们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咔哒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的神经都崩断了。

    惊恐,错愕,逐一在五人眼底划过,最终变成了滔天的愤怒。

    转瞬,擂台上,红黄青,三种颜色的元气,疯狂的飞舞起来。

    各种技能,凶猛而锐利,透着浓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苏九手持长剑,姿态慵懒而散漫。

    双眸犹如利刃,冷中带刺。

    元气灌入归魂剑,猛虎扑食,席卷五人所有技能。

    众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三种颜色的元气,就在他们视线之中,被撕开。

    粉碎。

    众人耳边,不由回荡着一句话:“正转不行,就逆转,逆转不行,就撕碎它。”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再认为他是异想天开了。

    人家根本就能办得到!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几道身影,脚步僵在了不远处。

    震惊与错愕,皆不能形容他们此刻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师父,这小子居然撕碎了别人的元气!”掌教手脚冰凉,脑袋嗡嗡直叫唤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站着一位发白老者,正是万驼峰大宗主,旁边跟着两个长老。

    大宗主敛起眸中震惊,没有跨步上前:“封锁这个消息,帮五个人准备后事。”

    掌教微微一惊:“师父?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大宗主捋着胡须,面色沉着,“你以为那小子为何签生死状,就他现在的情况,本座出面只会让他记仇。”

    掌教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就为了不让人记仇,葬送五条命?

    敢想,不敢问。

    两位长老皱了皱眉,显然跟掌教的想法一致。

    “大宗主,那些人毕竟是碧海宗的弟子,年轻气盛,您若是不方便出面,我们可以代劳。”

    大宗主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语气冷漠:“年轻气盛,也要看对谁,撞到苏九,算他们倒霉。还有,本座劝你们最好不要蹚浑水,这半个月那魔头为何如此安稳,你们就烧高香,拜拜苏九吧。”

    两位长老:“……”

    掌教张了张嘴:“我去准备后事。”

    转身就走,麻溜的很。

    另一边,擂台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呆呆的看着擂台上那个游走在五人当中,手法残忍的少年,每过一个地方,鲜血横生。

    他一直面无表情的,心情好像特别差,眸中透着冰寒。

    单单是看着,就好像那些刀子是割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全身疼,头皮发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