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 找死的人,都是成堆的

    青颜回来已是半个月之后的事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墨无溟孜孜不倦,夜夜到访。

    尽管每次迎接他的都是无情一脚。

    他觉得,是自己不够刻苦,研究的还不够透彻。

    维系兄弟之情,真是任重道远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万驼峰。

    授课殿里的气氛,不是一般的诡异。

    就像是有一股黑气,不断从后面散发出来,带着一丝丝的阴冷。

    前排的弟子感觉不是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最后的两排,后脊发凉,头皮发麻,时刻都担心某位大佬暴走。

    暴风雨的中心地段。

    少年肌肤白皙,眉目如画,冷的掉冰渣。

    手支下巴,低眉,半阖双眼。

    全身上下,都散发着“别惹老子”五个字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,忍不住拿着书,往旁边移了移。

    大宗主的弟子,也就是正在授课的掌教,似乎也察觉到了异样。

    略微皱眉:“苏九,元气运转小周天,若是不通,该当如何处理妥当?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,烦躁的很:“正转不行,就逆转,逆转不行,就撕碎它,重组。”

    语气冷冽,戾气横生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全场静默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没敢吱声,只是偷偷的看向苏九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言论也敢说出来,不是没有常识,就是疯子。

    逆转元气在体内横冲直撞,等同于自杀,如何能算处理妥当?

    更别提撕碎元气了,简直是异想天开!

    若是其他人说这话,他们可能已经开骂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是一脚踹飞四阶元师的苏九……

    彼时,前排的碧海宗弟子,嗤笑起来:“玄天宗真是没人了,什么废材都敢往外送,还真是不怕丢人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正转都不通了,竟然还敢去想逆转,自杀吗?笑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啧啧,我劝你别丢人了,赶紧回去吧,反正过几天的考核也过不去!”

    讥讽,嘲笑,奚落。

    苏九眸光微敛,垂下头,一副轻慢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想搭理他们。

    掌教一直没说话,只是拧眉望着苏九,等到大家都安静下来之后。

    他才缓缓地道:“这种见解很常见,大家都知道,只是逆转元气非常危险。成功率几乎为零,所以这位弟子,我建议你,以后千万不要尝试。”

    掌教很公正,对苏九说的话,就像是正常老师,没带半点的偏见。

    苏九抬头,眼底的烦躁褪去几分,淡淡道:“有把握,便可。”

    掌教闻言,看向苏九的眼神,多了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虽然师父说这小子比较特殊,但终究是年轻气盛啊。

    喜欢走捷径不是好事,非要他自己吃了苦头,才会知道后悔。

    “做任何事情,都要脚踏实地,一步一步来。”

    苏九没再争辩。

    他不信,觉得她好高骛远,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了,但是前排的人有些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掌教您还是别说了,像他那种废物,成天只知道钻进冥王的被窝里讨好冥王,哪里会专心研究修炼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敢打赌,他那个七阶元者的等级,根本就是假的!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假的,一个从小便无根源的人,能一夜之间变成七阶元者?就算编起码也编个像样的吧?”

    叫嚣的,基本上是碧海宗和赤阳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古鹤无声坐着,但是脸上带着高傲与不屑。

    跟苏九这种废材坐在这里上课,对他而言就是一种侮辱!

    倒是楼擎,朝着旁边弟子轻斥了一声,“行了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赤阳宗弟子有些不爽,但碍于楼擎的身份和实力,只能乖乖地闭嘴。

    掌教瞥了他们一眼,“既然你们这么不服气,不如开个擂台赛,就当是考核之前给你们暖暖身?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。

    碧海宗和赤阳宗的弟子,普遍实力都在元师。

    在不知苏九一脚解决掉四阶元师的前提下,掌教这样安排,好像有些不妥吧?

    就连苏九掀起眼皮,看向了掌教。

    这时,掌教也看了过来,眼底带笑,挺友好的。

    苏九略作沉吟,想起了大宗主,又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了。

    碧海宗弟子,不以为然:“擂台赛?我们是没问题,不过就是七阶元者,就怕他打输了,找冥王告状,来个秋后算账!”

    赤阳宗弟子附和:“对啊,擂台赛不长眼,要是打的头破血流,断腿断脚的,那我们可担待不起啊!”

    掌教陷入沉默,略做思考之后,把问题丢给了苏九:“苏九,这件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苏九眼梢微挑,唇角挂着一股邪恶的笑:“生死状,如何?”

    生死状,如何?

    淡淡的五个字,重重落下,砸在心头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玩得这么打大!

    碧海宗弟子忍不住笑出声:“噗……哈哈哈……你要玩签生死状的?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古鹤也转身,侧眸看了过去,那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个自找死路的傻子。

    赤阳宗弟子刚想叫嚣,就被楼擎厉眼震慑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跟苏九没仇,也不想与他结仇。

    苏九歪着头,似笑非笑的:“谁不玩,谁是孙子。不打死,不准下台。”

    轻慢的语气,把生死说的如何吃饭睡觉一样平常。

    碧海宗弟子心头一窒,没由来的感觉到一丝恶寒。

    掌教神经绷紧,总感觉这少年身上绕着难以溶解的阴冷气息,就像是毒蛇一样,只要盯住一个人,便会狠狠咬断对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呃,我看擂台赛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退堂鼓刚要敲响,碧海宗弟子冷笑起来:“呵呵!这话可是你说的,不打死,不准下台!就跟你签生死状!不玩的是孙子!”

    苏九笑了,笑容格外的甜腻,却透着罂粟般的危险:“你们,要签几个?”

    掌教望着苏九双眸,眉头狂跳了一下,他总算是知道哪里不对劲了!

    少年双眸半合,一直压着血色,蕴藏着浓浓戾气与杀意。

    他根本就是冲着杀人,才要签订生死约的!

    然而,知道的太迟了。

    在苏九不断的挑衅之中,碧海宗弟子一下子就上钩了。

    起身,直接往万驼峰擂台走,带头的就有五个。

    事情好像搞大了!

    掌教神色微变,转身,毫不犹豫的去师父救命去了。

    授课殿的所有弟子,全部都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祁绍跟在苏九后面,用一种同情的眼神望着碧海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惹谁不好,你惹个死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