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章 苏圣来了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一切如旧。

    墨无溟坐在桌前,恢复了以往的冷漠脸,泡茶,等着苏九起床。

    一夜翻来覆去,苏九睡得实在糟心。

    看见墨无溟的第一眼,就恨不得一脚踹死他。

    低头泡茶的男人,仿佛后脑勺长了眼睛,淡淡的开口:“本王知道本王长的好看,但请你克制。”

    要脸吗?

    ……he,tui!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往外走,不想搭理他。

    墨无溟抬眼:“听说,万驼峰要办公开课了?”

    苏九脚步顿住,后退两步,乖乖地坐回原位。

    昨晚她就想问这件事,结果这狗男人发疯了,害她郁闷了一夜。

    她端茶,边喝边问:“听说你去过?”

    墨无溟唇角轻抿,敛着笑:“嗯,本王的确去过。”

    苏九不动声色看了他一眼,然后开始询问自己想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事实上,昨晚墨无溟也是打算给他讲一讲万驼峰的事,谁知道左等右等,等不回来他人。

    回来后,他那么的平心静气的吃东西,半分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他心里不平衡,一生气,就气得没控制住……

    看来,他得好好研究一下,如何跟兄弟相处,不然这样下去,迟早的出大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丹系,玄门。

    苏九用力戳了戳小青蛇的脑袋,有点走神。

    祁绍呲牙笑着,嘴里说道:“九哥,你从哪里搞的小蛇?长的真丑。”

    遇人就被说丑的青龙:……

    开始怀疑自己的模样,真的丑了。

    苏九斜了他一眼,语气淡淡的:“笑得这么开心?捡钱了?”

    祁绍咧嘴,笑容更深了:“那倒没有,今晚拍卖会有一个能幻人的妖兽,我准备去把它买下来。等去了万驼峰,能显摆。”

    苏九挑眉,笑的恶劣:“幻人的?那是个大美人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妖兽?”

    突兀的声音,从旁边传来。

    谢忱凑近,表情挺好奇的,盯着祁绍。

    祁绍挑着眉头,嘴巴咧到后脑勺:“你别听九哥胡说,那妖兽不是雌性,不过长的的确不错,我偷偷去看过。”

    谢忱眸光转深,挑唇:“想不到你涉猎挺广。”

    祁绍脸一黑,伸手就去掐他脖子:“涉你大爷,听不懂人话是吧?”

    谢忱仰着脖子,将他的手拽掉,声音透着嫌弃:“你又不是人,能说什么人话。”

    祁绍一把勾住他脖子,阴恻恻的:“是不是兄弟?”

    谢忱敷衍的点头:“是是是。”

    “借点钱,死老头最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钱都不给我,还说我是败家子。”祁绍的声音无比的委屈。

    谢忱微笑脸,一把拍掉他的手:“要钱没有,命一条。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说好的兄弟呢?

    苏九手撑着脑袋,目光浅淡的看着两人,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塑料兄弟情。

    这时,祁绍笑呵呵的凑过来:“九哥,我们是不是兄弟啊?”

    苏九果断的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#不是兄弟,借个屁钱#

    最终,因为钱不够,祁绍的妖兽没拍成。

    去万驼峰上公开课,是几日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期间,苏九去了一趟苏家。

    主要是青老过来找她,说苏圣来京城了。

    那是苏九第一次真正见到苏圣。

    院子里,气氛很凝重。

    他背着双手,站在院子里,身躯凛凛,面色沉沉,两鬓发白,透着涉世已久的尖锐和锋芒。

    云姿颜,苏意,苏盼都跪在地院子里,低声哭泣。

    苏圣见到她的时候,敛起了锋芒,眸中带着一丝悔恨。

    “小九儿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低哑,掩饰不住的悲愤。

    快步走来,握住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苏九不喜欢跟人太亲近,略微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爹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圣双手落空,脸上悲愤更浓郁:“都是爹不好,才会让你受此劫难。”

    他收到信,出来的第一件事,首先了解了这么些年苏家发生的大小事情。

    得知苏九过的并不舒坦,他几乎愤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当初安心闭关,完全是因为云姿颜表现出来的大方和温柔,他才把苏九托付给他们的。

    谁知道,险些害死她。

    “幸好你没事,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,爹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圣声音梗住,眼圈泛红。

    这种热情的关怀,让苏九很不适应,皱眉道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苏圣擦了擦眼角,望着长大成人的苏九,冷漠又独立的样子,顿时心里发酸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你吃苦了。”

    他撇着嘴,又要哭了。

    苏九眼梢一抽,挺无语:“我真没事,您还是先处理家事吧。”

    苏圣点点头,敛起心绪,看向云姿颜的眼神,锋利无比:“当年你欺我,如今你又做出此等败坏门风丑事,苏家容不下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早就准备好的休书,丢在云姿颜的面前,又看向苏意:“苏家养了你这么多年,对你也算仁至义尽了,你去找你的亲爹吧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……您不要意儿吗?”苏意惊慌失措,扬起蜡黄的小脸,就去拉苏圣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说孩子是无辜的,可是苏圣被带了这么多年的绿帽子,苏意就是那根刺,他怎么可能会留下苏意。

    别说是苏意了,就连看到苏盼,他心里都觉得憋闷。

    当年他已有爱慕之人,因为好心救人,被框至此。

    他为了负起责任,才娶了云姿颜。

    婚后,也不曾碰过她分毫,若不是她灌醉自己,下了药,怎么可能会有苏盼的出生。

    一桩桩事情,不放在一起,他都可以继续骗自己,错了就错了吧,一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些事实摆在眼前,他能冷静的休妻,而不是动手杀人,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。

    云姿颜也懂,所以除了哭,她也没敢求苏圣原谅。

    最无辜的当属苏盼,她哭的眼睛都肿了:“爹……娘做的事情,不关盼儿的事,盼儿是您的女儿啊,您不能不要盼儿啊。”

    苏圣抿着唇,侧眸看着苏盼,想起青老他们所说,眸中火花跳跃:“你跟你娘做的那些事,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?处处想要把她置于死地,她到底哪里得罪你们了?”

    苏盼红着眼睛,崩溃大哭:“怎么得罪了?爹,你扪心自问,从小到大你把苏九当成继承人在捧着,你关心过我跟大姐吗?你的眼睛里只有苏九,他不过是您抱回来的野孩子,他有什么好的啊,他还是一个废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