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 半夜悄咪咪的擦药

    苏九眸光幽深,淡淡地:“这件事一半原因在我,没有什么谢不谢的。”

    易衡摇头,哽咽着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:“不是……矛盾一直存在,只是提前爆发了而已,我本来是想回去拿我娘的遗物,以后就不回易家了,没想到易盛绾一直在等我,以为至少我是易家人……我……是你救了我,是你们救了我……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当他被吊起来的时候,他就知道他死定了,他做梦都没想到,会有人来救他……

    当这种感激一爆发就不可收拾了。

    苏九抿唇,转开视线。

    这种场合她不会应对。

    “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,干脆回避。

    祁绍揉着眼睛,也为之动容:“你看你把九哥都搞得不好意思了,别哭了你,知道谢谢,那你就赶紧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楼绪宁也在旁边抹眼泪:“幸亏你没事,你还要不要喝水?”

    楼烨庭扭头看着她,有些无语:“姐,你能不能别抱着这茶杯了?”

    祁绍闻声,扭头:“噗……哈哈哈……楼绪宁还捧着从易家拿出来茶杯……笑死我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易衡抬眼,顿时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几个人互相看着,笑着,一时间,医馆全是他们的笑容。

    苏九靠在门边,看着他们的笑脸,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差点死了,还能笑的这么开心。

    真是一群单纯的小孩。

    唇角不经意间翘起两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易衡已经退出玄天宗,暂时被祁绍安顿在了自己家里。

    然后几个人又坐马车回了玄天宗。

    回玄天宗的时候,天都快黑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丝毫没发现,在他们马车后面,还有一辆马车,不远不近的跟着,且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    马车里点着灯,墨无溟垂眸看书,显得冷漠又疏离。

    战流云坐在一旁,有些不解:“何不直接动手处理了易家?”

    墨无溟翻了一页,声色清冷:“九儿喜欢自己来,本王动手惹他反感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扬眉,了然的点头:“哦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怕惹人心烦,所以才这么周折,跟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战流云道:“青颜那边来信,想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动作顿了顿,抬眸:“本王就说这次去忘记了什么,本来想带他回来的,着急回来就忘了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:“……”佩服。

    “北部最近有些乱,他在那边锻炼锻炼也是好的。”墨无溟不急不缓的补了句,挑起眉梢,瞥了眼窗外:“你说……本王是不是该研究一些新的剑法?”

    战流云侧眸,还没等他开口——

    墨无溟自言自语的:“嗯,到时他肯定又会跟本王说很多好话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都有了答案,还问我干吗?

    片刻后,墨无溟把手里的书合上,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战流云坐在车辕上,目送他离去,惆怅的拍了拍马尾:“走吧,回王府。”

    车夫没说话,表情呆呆的。

    马车掉头,如果细看的话,你会发现马车几乎是腾空的而行的。

    苏九回到宿舍,灯没点,房间是暗的,没人。

    她拿起衣服,准备去温泉泡澡。

    刚走出门,迎面撞上对方宽厚的胸膛。

    墨无溟垂眸,冷冷的看着他手里的衣服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受伤了还去洗澡?

    他不悦地问: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洗澡。”苏九说完,弯腰就要从旁边钻出去。

    谁知道,她刚弯下腰。

    墨无溟的手臂一弯,单手把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草!

    苏九挺暴躁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说话,沉默的往里走,点燃桌上的灯,把她放在凳子上。

    “本王带了糕点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拂袖一扫。

    桌面多了两盘糕点,还有一壶热茶。

    看见吃的喝的,苏九老实了。

    “唔,这口味还不错。”苏九咬了一口,赞道。

    墨无溟在旁边坐下,“嗯,你喜欢下次让人多做点。”

    苏九嚼着,忽然说:“你送我一个袋子吧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顿了一下,瞥了眼腰间的空间袋,解下来丢给他。

    苏九愣了一秒,侧眸:“我要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找茬,本王可以陪你。”墨无溟看穿他的心思,眼梢一斜:“不过,本王空间袋里的东西,可不是人人都有。”

    苏九毫不犹豫的把空间揣进怀里。

    本来她就是故意找茬的,没想到他真把空间袋给她了。

    这种男人,要不是有断袖之癖的话,还真是最佳男友。

    某人,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女人的事实了……

    吃完糕点,苏九拿起衣服,还是准备去洗澡。

    回来之前,已经换了那身染血衣服,但是身上还是有些腥味。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紧抿,起身,准备跟他一起去温泉。

    苏九:“又干什么?”

    墨无溟:“帮你搓澡。”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转身。

    不洗了!

    墨无溟飞快地勾了勾唇角,若无其事的往床边走去。

    时间渐渐地流逝。

    墨无溟略微皱眉,指尖凝聚暗芒,朝着苏九身上一点。

    苏九紧绷的身子,瞬间瘫软下来,呼吸也跟变的沉重。

    墨无溟暗松一口气,掀开帷帘,跨到苏九的旁边。

    烛光忽闪,柔缓了苏九冷厉的神色,只有一双剑眉,微拧着。

    墨无溟伸出食指摁住了他的眉心,将他的眉心抚平,指尖往下滑,解开他的腰带。

    如果没记错的话,应该是伤到了三处,手肘,右肩,小腹。

    他掏出凝露膏,解开纱布,正准备给他擦拭伤口。

    顿住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双眸微沉,凝视着看不出伤口的位置,指尖轻轻触碰。

    抬起一看,指腹有血。

    墨无溟冰块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惊愕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人明明受了伤,但是身上看着皮肤是好的?

    这是……身上被人下了禁?

    墨无溟眼底升起狐疑,指尖沾了凝露膏,一边摸着伤口位置,一边凭感觉擦药。

    手臂和腹部都还好,就是肩膀的时候,怎么都感觉有点怪怪的。

    手指抵在胸膛,老是觉得……

    墨无溟攥了攥手指,摩挲着,有点腻腻的。

    他摇着头,把苏九纱布缠好,然后帮她把衣服穿好。

    跨回到自己的床上,睡觉。

    一夜无言。

    苏九醒过来的时候,鼻尖的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味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扯开衣服,低头。

    这身体最大的障碍,估计就是性别认知了!

    纱布都在,伤口复原的不错。

    苏九摇着头,换了身衣服,系上抹额。

    她瞥了一眼墨无溟,睡得跟个艺术品似的,呼吸声都极小。

    墨无溟像是头顶长了个眼睛,就这么低哑的开口:“偷看兄弟睡觉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