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 她明着打,他暗着守

    祁绍立马把易衡丢给了楼烨庭:“你们俩带着他走,我跟九哥留下。”

    苏九剑眉皱起,抬脚,朝着祁绍屁股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让你滚就滚,哪那么多废话。”

    被踹了一脚,祁绍老实了。

    转身把易衡扶过来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楼烨庭嘴角微抽,用力架起易衡。

    楼绪宁手里还端茶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三人刚要从旁边走,护卫长身边的护卫,伸手就去拦。

    护卫长一惊:“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寒光掠过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苏九横剑往上挑,护卫惨叫,手已经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祁绍和楼烨庭趁着空隙,架起易衡就跑。

    三人跑的飞快。

    护卫长骇然地看向台阶上的少年,出招太狠辣,根本不留情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何人!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,目光清冷:“要打架就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不自量力!”护卫长发出不屑的冷笑,脚下用力,骤然发出一阶元师的七角星盘。

    苏九仿若未见,甩着归魂剑。

    “出招吧。”

    少年凤眸微微眯起,却把那些青年护卫吓得神色微变,竟然有些胆怯。

    一个七阶元者,对上六个七阶元者和一个一阶元师!

    南星想从空间里冲出来,揪住他耳朵问问,到底哪来的自信?

    护卫长第一个动手,抖动长剑,爆发出一股强悍的元气,迎面冲过去。

    苏九长剑一挑,避其锋芒,招式游走。

    其他护卫见状,纷纷涌上。

    很快,一群人就在大道上打起来。

    南星急了:“主人你还是……”跑吧。

    话卡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,苏九脚尖蹬地,势如破竹,归魂剑身骤然迸发出一股强悍的威力,直直劈下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凶悍的剑气,气势磅礴!

    三个元者瞳孔微缩,猛地翻身。

    剑气落下,地面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远远地高墙之上,墨无溟颀长的身影伫立,看见这招,不由扬了扬眉:“使得不错,不愧是本王看中的人。”

    彼时,护卫长骇然地瞪大双眼,脸色瞬间青白:“斩月鬼变?”

    这个少年怎么可能会冥王的绝技?

    苏九面若森寒,提着剑,直逼而上。

    从护卫长出现的那刻,她的目标就只有一个,挑战他!

    幽深的瞳孔,覆盖一层猩红,全身血液忍不住沸腾。

    一阶元师,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吧?

    她笑的嗜血,对其他七阶元者就越加的残忍。

    护卫长眸光阴冷而晦暗。

    此刻的苏九,白皙的脸庞斑斑血迹,仿佛摇身成了一头急需进补的饿狼。

    残忍而凶狠!

    只知道进攻!

    护卫长眯起眼,挥起长剑,正面迎战!

    没有过多的花招,只有对战时最凶猛的雷霆之击。

    护卫长的修为到底高过苏九一级。

    苏九想要跨级取胜,不仅要有过硬的剑法,还要有充足的元气!

    两人对战片刻,苏九元气已经亏损,但她眼底的光芒却越来越盛!

    护卫长的头皮发麻,竟然有种自己在陪练的感觉?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两人长剑再次正面相撞。

    苏九虎口发麻,直接被震开几丈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个护卫,挥剑便是杀招。

    苏九犹如夜间狼,反应敏捷,归魂剑反手,朝着对方就是凶猛一刀。

    六个七阶元者,还剩下一个,腹部重伤。

    只有护卫长还站着,目光阴冷透着杀意:“你体内元气所剩无几,现在求饶,我也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少年长剑抵地,汗湿的发丝贴在脸颊,微微喘息着,脸上不见丝毫慌张,甚至带着丝丝兴奋:“你觉得是你不放我?还是我不放过你?”

    护卫长眼神一凝,一时间不能明白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却见,少年从怀里掏出一瓶丹药,像是不要钱一样倒进嘴里,嘎嘣嘎嘣当糖豆嚼了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长剑挑起,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护卫长挥剑抵挡,“噹”的一声碰撞在一起,顿时眼底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他体内应该没多少元气才对!怎么会突然暴涨?

    “补气丹~”苏九勾唇一笑,挥剑横扫,一次力道比一次力道更重。

    护卫长的手震得发麻,被逼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目眦尽裂:“你……卑鄙!”

    苏九眸中寒光乍现:“无毒不丈夫!你最好拿出你的实力!”

    护卫长顿时恼羞成怒,将体内剩余所有元气于剑中。

    下了狠劲。

    汹涌的剑气,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苏九双手握剑,丝毫避开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傻子想要强行扛下来?

    墨无溟狭长的双眸眯起,旋即抬手,就去抽出紫阳剑,却又突然顿住了——

    只见,苏九周身元气陡然暴走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进阶的声音忽然在她脑海中响起。

    七角星盘突兀的出现在苏九脚下。

    五彩光华萦绕,元者七角星盘变成元师,跟着点亮三个角。

    三阶元师!

    护卫长惊恐的瞪大双眼:“五色元气?连跳三阶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挥出的剑气突然原路返回,又快又猛!

    重重的击在胸膛。

    五脏六腑跟着移位!

    他口吐鲜血,抬眸。

    歘!

    长剑划破风声。

    归魂剑尖锐的穿过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没给他任何反击的时间。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抽出归魂。

    长长的大道,躺着六具尸体,一位浑身染血少年,不急不缓的转身,轻轻挥动手中长剑,毫不犹豫的杀掉最后一个护卫。

    用冷血无情来形容,最贴切不过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紧抿成冷淡地弧度,在金色的阳光之下,白而清隽的脸庞像是薄冰雕刻成一般冰冻透彻。

    他望着苏九离去的背影,眼底渐渐蓄起了浓稠的墨色。

    那个浴血而战,又凶又狠的样子,跟他发疯的那会可真像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比他差点。

    墨无溟挑起眼梢,瞥向地上的尸首。

    抬起苍白如玉的手指,轻轻一弹。

    一抹暗光掠过,顿时邪火横生。

    大道上七具尸体,瞬间烧的干干净净,就连血迹也没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祁绍他们把易衡送最近的医馆,正往回赶,就在半道上遇到了浑身是血的苏九。

    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一个劲追问到底怎么了,还要去佣兵工会调人,要去给苏九报仇。

    苏九好一番安抚之下,他才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她并没有告诉祁绍,那几个人都死了,想报仇也没得报了。

    苏九自己简单的处理了伤口。

    易衡吃了复原丹,伤口也包扎了,精神好多了。

    他虚弱的躺在病榻上,红着眼眶,“谢谢你们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