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 就普通的力道测试

    苏九想死。

    其他人则跟过新年了一样,开心的不得了,就差没放鞭炮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种憋屈的日子里……

    忽然传来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易衡不见了。

    准确的来说,他是回易家,结果被易家人关起来了。

    易家人来帮易衡退出宗门。

    易衡是易家人,玄天宗没有插手的立场,只能同意。

    “大概事情就是这样,我去易家找他,可是见不到他人。”楼绪宁急得不行,大家族的生死就是小事,尤其是想起易盛绾,肯定是她搞的鬼。

    苏九凤眸微微眯起,眼底覆盖了一层寒意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肯定是那天比赛排名的问题,那天易衡排名挺靠前的,易盛绾排在最后一名!”楼绪宁跺脚,越想越担心。

    苏九抿了抿唇:“你先去上早课,中午再说。”

    楼绪宁点着头,乖巧的走了。

    苏九手支着下巴,显得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墨无溟将两人的对话收于耳中,微微侧眸,问:“需要本王的帮忙吗?”

    身为兄弟,要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苏九瞥了他一眼,凉凉的:“帮我血洗易家吗?”

    谁知,墨无溟连顿都没顿下,“如果你需要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闭上眼眸,不再理会他。

    既然打算建立自己的势力,易衡这件事必须她自己来。

    墨无溟可以帮她一时,却帮不了她一世。

    何况,她也不想养成依赖别人的坏习惯。

    墨无溟看着少年紧皱的眉心,略作沉吟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他坐直,语气冷淡地提醒:“听说,苏家主母,最近跟易家走得很近。”

    苏九长睫轻颤,眼睛眯成一条缝,却没有抬头。

    墨无溟瞥了眼,接着道:“苏家这次的危机,似乎是想靠易家解决。”

    苏九动了动,扭头:“我对苏家并不好奇,你不用一直关注苏家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抿唇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笑了笑:“这次,例外。”

    刚好,她非常感兴趣。

    墨无溟斜眼看着他,飞快地勾了勾唇角,又若无其事的敛起:“听说,你想在京城买房子?有看中的吗?”

    听说……

    苏九对这个听说表示很怀疑。

    最近他都渗透到她身边的人了,个个都主动交代,简直有毒。

    见他不语,墨无溟接着道:“本王手里倒是有一个,挺大。”

    苏九手托下巴,前一句挺正经:“大小不是最主要的,主要是能不能住。”后一句,无耻的微笑:“我不介意你送给我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本来他以为他会拒绝帮忙一样拒绝的……

    不过,他既然提到,自然是真的有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“等你把一横一竖的事处理完了,本王带你去看。”

    一横一竖?

    苏九愣了愣,旋即额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人家易衡又没得罪他,瞎取什么外号。

    墨无溟在的玄门,安静如鸡,除了授课执事,没人敢说话。

    早课结束。

    授课执事,临时加了力道测试。

    祁绍手脚僵硬的看了苏九一眼,然后默默地靠近谢忱。

    谢忱嫌弃的后退:“滚。”

    祁绍的脸皮堪比城墙,他挤着谢忱,喏喏道:“我们请假,我请你去青楼好吧?”

    谢忱额角滑过一排黑线,拽过旁边一个弟子,把他怼到祁绍身上:“祁绍要带你去青楼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愣了愣,竟然迟疑了……

    “今日的力道测试,不计入成绩,就是给你们提个醒,不要每天过于放松。”授课执事边说,边推开封闭室的门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封闭室的测试石被破坏之后,玄门重建了一个新的封闭室,空间放大,坚硬度增强。

    一群人,跟着授课导师进门。

    苏九走在后面,随口问:“你力道测试的成绩是多少?”

    墨无溟目光幽深:“本王没在玄天宗测过。”

    苏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没在玄天宗测过,就是在别的地方测过了……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总觉得他这次从北部回来,给人的感觉有一丝变化,却又说不出是哪里。

    等到弟子们都进来,封闭室关上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弟子开始测试了。

    授课执事心情挺不错,主要是这封闭室重建之后,一点也不用担心过分的地动山摇了。

    祁绍测试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,但是打出来的力道还是很猛,成绩也没下滑。

    授课执事也就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谢忱他们一个个都测试完了。

    弟子们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你们猜,冥王殿下的力道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以前最强的力度是一百,重建之后考虑到承受力问题,好像使用了别的测试石,承受力度有五百,估计冥王能打穿。”

    “别猜了,你们只要知道,冥王带兵打仗的时候,光用力道干死一头老虎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么强悍的吗?

    这时,授课执事喊道:“苏九,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祁绍转身:“……我想出去。”

    授课执事不悦地看去:“苏九都承受了你留下的余震,人家也没说什么,你走什么走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看去。

    “就是,苏九又没元气,普通的力道能大到让你死还是怎么地?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自己打的时候,我们没走,苏九也没走,凭什么你要走?”

    自从墨无溟来了之后,苏九就成了团宠,一个个都敢怼祁绍了。

    祁绍也对苏九唯命是从,就变成现在这样了……

    他揉揉鼻子,站回原位,堵住耳朵。

    一个个不知死活,还要拉着我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苏九不要管别人的眼光,来,凝神聚气,朝着这面墙用尽全力的打出去。”授课执事笑呵呵的对着苏九说道。

    苏九也听说这封闭室重建了,她有些沉吟的问:“你确定可以用尽全力吧?”

    授课执事笑了笑:“当然了,这面墙的承受力度是五百,一般元者的测试力度,我见过最强的,也就两百。当然了,墨无溟他不属于这范围。”

    祁绍看见苏九放心的点了点头,不由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他仿佛已经预测到了结局。

    上次来封闭室,他才只修炼元气半个月!

    苏九耸了耸肩,扭动手腕。

    眼神骤变,冷如淬冰。

    元气自脚下衍起,衣袂无风自起。

    一道刺眼的闪光掠过。

    让人下意识闭上眼。

    轰的一下!

    整个封闭室像是被轰炸了一样,剧烈的震动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墙壁上的灯,直接被震掉在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