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章 太刺激了,狗皮你剥

    擂台上结束,天都快黑了。

    检验长老憋着不看苏九的盒子,直到考核时间结束。

    需要检验的弟子,就只剩下十个人。

    其他的检验长老跟着围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检验长老才把苏九的盒子抽出来,手指发抖的掀开丹药盒子。

    在他打开盒子之后,愣了几秒。

    拿出丹药看了看,旋即皱眉:“欸,你们过来看看,这是几品丹药?”

    正在检验其他丹药的长老,纷纷凑过来。

    “六品初期的丹药吧?”

    “感觉不太像六品初期……”那长老说这话,指尖沾水,将丹药融化了一点点:“你看,这种变化怎么可能是六品初期,至少,六品后期?老李头,你这水平越来越下降了吧!”

    被称呼为老李头的长老,表情显得僵硬:“这种气味,我又觉得有点像……五品初…期?”

    那长老微微一怔,接过丹药嗅了嗅,面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像是想到什么,掀开盖子一看,苏九!

    长老脑袋忽然炸疼:“不对吧,苏九难道用的不是六品初期的药材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六品初期的药材,炼丹出五品初期的丹药,那还是人吗?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站在晏老旁边,奇怪的望着不远处热烈讨论,又突然安静的检验长老。

    楼绪宁悄声问易衡:“丹药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易衡摇头:“不知道,你累不累?”

    不提还好,一提楼绪宁都要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在炼丹协会整整一天了。

    这时,几个检验长老急匆匆朝这里走来。

    “会长,有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看着他手里拿着盒子,微微眯眼:“何事?”

    检验长老把盒子打开,递过去:“您自己看。

    诸葛会长愣了愣,接过盒子,低头。

    盒子里的丹药已经有些缺损,药香四溢,色泽也还不错。

    旁边的副会长看了一眼,点头:“这个六品初期的丹药融合度很高,挺不错的啊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那长老回头看了后面长老一眼:“看吧?不怪我说六品初期吧?连副会长都看岔了!”

    看岔了?

    副会长愣了愣。

    诸葛会长的眼神却始终盯着丹药,渐渐地变的炙热,变得疯狂,声音有些发抖:“这应该是六品初期药材炼的五品初期丹药吧?”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副会长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,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就连晏老早就猜到几分,手也跟着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起初以为苏九会炼七品后期药材为六品初期丹药,毕竟他之前的两轮比赛都尝试过。

    结果他选的是六品初期药材,他又觉得可能会到六品中期……

    最后!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这死小子居然从六品初期翻到了五品初期!

    吓死人了。

    诸葛会长压了压情绪,冷静的问:“其他人的成绩如何?算了,全部公布出去,苏九的成绩不要太详细。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有了要让他做挂名长老的打算,就要开始替这个还未羽翼丰满的孩子谋划未来。

    检验长老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不写融合度和吸收度,这样够隐晦了吧。

    很快,考核成绩出了。

    第三论的横幅一共就只有十个人,因为时间太晚了,没有挂上,而是直接由炼丹协会的弟子拉开的。

    赤阳宗,碧海宗,各大门派,一个都没走。

    都在等最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凤百灵和宋弈几乎是抱着百分百的自信。

    苏九的丹药,那么短的时间内出来,而且还是六品初期,绝对不够打的。

    然而,当横幅被弟子拉开的刹那。

    全场的人又被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长长的横幅,十个名字,又大又醒目。

    第一名:苏九,第二名:宋翊,第三名:凤百灵……第五名:易衡,第六名:楼绪宁……第十名:易盛绾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名字下面都标注丹药品阶,融合度和吸收度。

    唯独苏九那一行,只有“五品初期丹药”六个字。

    简单的六个字,信息量大到炸!

    这就是检验长老所谓的隐晦……

    凤百灵僵在当场,脑袋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她以为,至少在炼丹上面,她绝对不会输给苏九的!

    宋弈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想起当时他们还庆幸他是六品初期炼丹师……就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一群人,都不知道怎么离开炼丹协会的。

    这一天,过的太他特么刺激了!

    至少折寿十年!

    *

    玄天宗。

    苏九回去后,没有回宿舍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不想看见那个狗男人!

    她跟祁绍,先去吃了晚饭,再慢吞吞的往宿舍走。

    路上,祁绍还在惦记着:“狗肉是当夜宵吗?有没有买作料啊?”

    苏九默默地看了他一眼:“狗皮你剥。”

    祁绍有点怂:“我没搞过,难吗?”

    苏九脑海里闪过墨无溟的脸,眼梢微挑:“难道不难,就是个头有点大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倒不怕,我一剑下去,先给他放血。”祁绍信心很足。

    苏九又默默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嗯,你要是不一剑下去,你就是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嘁,你也小看我了吧?”

    祁绍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终于,两人不急不缓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丹系的弟子大多数都没回来,今晚少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苏九带着祁绍径直的往房间走。

    毫不犹豫的推开房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,桌上点着灯,墨无溟冷漠的坐着,全身透着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苏九扭头看着祁绍,然后朝着墨无溟抬抬下巴:“劈吧。”

    祁绍呆呆的:“……劈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朝着双手,倚在门边:“狗。”

    所以,那条狗是冥王?

    祁绍石化了。

    苏九继续道:“劈啊?你不劈就是孙子了。”

    祁绍转过身子,朝着苏九弯腰:“爷爷早点睡!”

    说完,就走。

    还贴心的把房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孙子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,烛光忽闪,安静如斯。

    苏九顿了顿,迈脚,准备去拿衣服。

    后面的男人漫不经心的开了口:“你说本王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侧眸看了看,继续拿衣服,嘴里不咸不淡的:“你不是都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等到苏九拿好衣服,经过他身边之际,他起身,跟着一起往外走。

    苏九瞥了他一眼,直接去祁绍房间敲门。

    祁绍刚拿好衣服,他一向是去弟子们共用的洗澡堂,看见苏九拿衣服找他,后面跟着冥王,瞬间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公用的洗澡堂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爱去那吗?”

    苏九侧眸,“我现在爱去了,毕竟我只配去洗大澡堂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