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 嚣张,狂妄,不可一世

    两人皆是忌惮的看了苏九一眼。

    融合度,吸收度,那两个恐怖的成绩,简直是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两人面色沉沉,头一次在炼丹上面感觉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而造成这种无形压力的当事人·苏九像个没事人一样,手撑着桌子,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经过两轮比赛结果的刺激,大家基本上都认识苏九了,

    别说是同台的紧张了,就连围观的也紧张的不行!

    他们没法忘记,第二轮比赛,那种看不下去想死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就是擂台爆炸,他们也绝对会睁大眼睛看清楚!

    就在他们抱着这种决心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苏九动了。

    动作懒散的,往药鼎里扔药材了。

    众人有点懵逼。

    台上暗暗关注苏九的也懵逼。

    因为他拿的药材,居然是六品初期的药材。

    所以,他本身的品阶,只有六品初期吗?

    凤百灵和宋弈忽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六品初期,他们品阶还是能拉回一点成绩的。

    台上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苏九的六品初期药材,像是给了他们一个定心丸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想法,苏九当然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她旁若无人,动作缓慢,眸光锐利,似乎在判断什么。

    观众席。

    晏老抓着茶杯的手紧了紧,莫名的感觉他这徒弟可能要闹出大动静了。

    “以他的天赋,如果来炼丹协会的话,肯定不止是六品初期。”诸葛会长哀怨的在旁边说道。

    副会长赞同的点头。

    以苏九对炼丹的天赋,那种恐怖的融合度和吸收度,不该只是留在六品初期的。

    晏老淡淡瞥了两人一眼,把茶杯放下:“相信我,你们虽然失去了这个徒弟,但是找到了尊严。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和副会长相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想要尊严!!”

    异口同声,口水都喷到了晏老脸上。

    晏老脖子后仰,“我说你们俩咋这么轴呢?我是把他收了当徒弟,但是你们还有别的方法把他跟你们炼丹协会给绑在一起的嘛!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:“什么方法?”

    晏老轻咳一声:“我记得你们炼丹协会,不是有挂名长老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也能说得出来。

    诸葛会长和副会长都想骂他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诸葛长老还真考虑了:“也不是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副会长揉了揉鼻子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主要是以苏九日后成长的速度,别说区区一个挂名长老了,就是会长位置都可以让。

    炼丹协会这些老头,全都是为了炼丹界做贡献,一辈子就是为了炼丹协会而活的。

    有个天赋超绝的继承人,说不定炼丹协会不久后还能走出这片大陆呢!

    俩老头想的是挺开明的。

    就是没想过苏九乐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等比赛结束,我就去跟那些老头子说一声。”诸葛长老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晏老的目光看着擂台,忽然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诸葛会长和副会长顺势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,苏九的药鼎冒烟了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难道又要重复上两轮的操作,再次爆丹吗!

    就在他们以为绝对会爆丹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股淡淡药香溢出。

    苏九指尖轻挑,见丹药取了出来,装进盒子里,转身,下擂台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在众人眼中,简直就是……嚣张,狂妄,不可一世!

    一个时辰的时间,他只用了一半。

    可偏偏,没有人能说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苏九把盒子递给检验长老,就走了。

    检验长老两次给苏九检验丹药,现在对他态度好的不得了,接过来还冲着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倒是把苏九搞得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道爆丹声,从旁边擂台传出,爆丹的是祁绍。

    他还美滋滋的,拍了拍身上的药渣:“总算结束了!”

    然后,就从擂台上下来了,嘴里还在说:“九哥!我跟你时间一样啊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人家考核完成下来的,你丫的爆丹退出,请问哪里一样了?

    苏九站在台下,目光在看易衡和楼绪宁。

    他们俩个发挥很稳定,不急不躁,完成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等到祁绍下来,两人直接去找晏老了。

    晏老笑眯眯得:“小九儿,干的不错啊!”

    苏九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祁绍撇嘴:“师父,你偏心眼。”

    晏老顿了两秒:“你爆丹爆的也挺好看的,再接再厉。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诸葛会长喝的茶差点喷出来。

    就没见过这么夸徒弟的!

    “咳,都来了,坐坐。”诸葛会长朝着旁边的椅子示意道。

    苏九很听话的过来坐下,神色淡漠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对视,莫名让诸葛会长心虚:“呃……你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苏九煞有其事:“是有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祁绍瞪眼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他是要问奖励的事?

    只见,苏九笑容可掬,语气还挺有礼貌的:“请问一下,我听说参加比赛还有奖励,那些奖励我可以看看吗?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果然是这样!

    诸葛会长微微一怔,“奖励确实有,不过还得看排名。”

    苏九垂眸,唇角笑容加深,“我想先看看奖励,要是值得等,我就再等等。要是不值得的话……我就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被吵了一天,脑仁疼,严重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诸葛会长的嘴角狂抽了几下,他还以为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,结果是回去睡觉?

    他沉吟了一下:“虽然我很想给你看,但是规定如此,必须得等到考核结束,名单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九往后仰靠着,不耐烦的皱起眉头,一言不发的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突然就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气氛,莫名严肃了,气压都低了几分。

    有些人就是天生自带气场,苏九便是。

    她笑的时候,阳光灿烂四季如春。

    她敛起笑容,寒冬腊月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“要不,就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副会长悄悄地说了句。

    诸葛会长:“那就……”

    晏老好笑着开口:“我这徒弟性格别扭,估计是真累了,让他在这坐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和副会长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不过看见苏九没说话,多半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苏九大佬坐姿,一只脚搭在腿上,手托着下巴,无聊的等待考核结束。

    有史以来,她觉得时间最久的一次。

    屁股都坐麻了。

    苏九微扬脖子,使劲眨眼:“师父,你等吧,奖励药材记得带给我,我要去卖钱。”

    说完,干脆的走了。

    祁绍麻木跟上去。

    留下三张懵逼脸,耳边回荡着苏九刚才的话。

    奖励药材记得带给我,

    我要去卖钱……

    去卖钱……

    卖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