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章 黑幕!绝对是黑幕!

    小小的动静,众人都投去了疑惑的眼神。

    台上不乏有看过排名的,但不是人人都认识苏九这张脸的。

    佘语尴尬的笑了笑:“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她努力敛起心思,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炼丹上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她如何努力,总是会忍不住想到那名单上的融合度和吸收度……

    失误,她只是失误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的事情,让她几乎陷入了崩溃。

    爆丹,爆丹!还是爆丹!

    她根本无法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苏九除了问了佘语一下,就没再关注过她。

    甚至还配合她,上演了爆丹双重奏。

    乐此不彼的,每次佘语爆丹,她就跟爆丹。

    搞的下面的人,气得最后都不看了。

    “确定上一轮的成绩没有张冠李戴吗?估计跟宋弈的成绩搞混淆了!”

    “不看不看了,我去别的擂台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嚷嚷着走了。

    苏九不急不缓的将药材再度丢进药鼎里,终于开始规规矩矩的炼丹了。

    指尖轻挑,火光骤增。

    一丝精神力顺着药鼎,急不可见的钻进去。

    她的速度很快,非常果断,不像其他人,生怕有杂质会斟酌半天。

    隐约的药香溢开。

    刚刚平静下了来的擂台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再次传来爆丹声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气死了,头也没抬:“妈的,不看了!浪费时间!”

    擂台上。

    旁边的弟子整个人方了。

    本来他是在凝丹了,结果看见旁边的这个人,竟然把三种药材一起丢进药鼎……

    他还以为是哪个门派的愣头青,想要提醒一下。

    就看见对方,指尖上挑,药香一盖,成丹了!

    震得他手一抖,爆丹了!

    他呆呆的望着苏九,嘴巴动动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已经爆丹了,他应该抓紧时间,快点重新炼丹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一动不动,想再见一遍对方的手法。

    他不信!怎么可能会成功凝丹!

    于是……

    他这么死死地盯着。

    苏九如法炮制,手法熟练,迅速。

    不但将规定的三种丹药出来了,还将剩余的备用的药材也炼了。

    多出来两种丹药。

    旁边弟子就这么看着他走下台阶,行尸走肉一样转过身子,机械般往药鼎里丢药材。

    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通通投进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傻眼了:“你干嘛呢?你想砸了擂台啊?”

    那弟子呆滞的抬头看了看,又低头:“我也可以的!加油!”

    两秒后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股青烟从擂台上冒出来。

    苏九走下擂台,平静的把盒子递给检验长老,但是却只给了三个规定的。

    检验长老低着头,看见盒子上的名字,心头一凌,抬眼看见他手里还有两个盒子:“那个不是吗?”

    苏九拧眉,有些不悦:“规定只要三种,这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检验长老嘴角一抽:“……行,行吧。”

    苏九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不是光爆丹了吗?

    怎么就下来了?

    黑幕!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炼丹协会某处。

    诸葛会长手里拿着第一轮比赛的结果,正盯着最终审核的检验长老。

    “给我解释一下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检验长老挺莫名其妙的,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,这成绩是怎么回事?”诸葛会长急得跺脚,翻开页面,指着第一个名字:“你确定不是搞错了吗?这是苏九,苏九!”

    检验长老一向不关心这些,只要检验丹药品质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对啊,就是苏九啊,他就是第一名啊!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闭眼,翻到祁绍名字的位置:“那你给我解释这个!他怎么可能是百分之五十,还是刚刚搭上合格线呢!”

    “他,他就是这么多啊!”检验长老也急了,梗着脖子,扭着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……”诸葛会长说不出来,手扶着头,“这件事不对,这件事肯定不对!”

    副会长一直没说话,大胆猜测:“会不会……根本不是祁绍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祁绍炼的丹药,我看过!”诸葛会长面色挺沉,想起这段时间晏老的反应,怎么可能搞错呢。

    副会长抿唇:“你是亲眼过吗?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语气微沉:“走,我们去看看苏九的擂台赛!”

    背着双手,急匆匆的往比赛场赶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九走到晏老身边,把手里的盒子递过去:“喏,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晏老双眼放光,刚刚他可是都看着呢,检验长老还问他要,他都没给!

    “小九儿,为师好感动啊~”

    几乎是瞬间。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把递过去的盒子收回来。

    晏老一把抢过来:“你已经送给为师了,哪里还带收回去的!”

    苏九无奈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自己拜的师,还能怎么着。

    她打了个哈欠,走到角落靠着,闭眸。

    正巧,凤百灵从旁边经过,看见苏九的时候,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以他的实力,可能是中途退赛了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“师姐,怎么啦?”后面的弟子问道。

    凤百灵摇了摇头,大方的走到苏九面前:“考完了?”

    苏九侧眸望去。

    对凤百灵印象没什么好不好,就是个聪明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很冷淡的样子。

    惹得凤百灵身后的弟子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凤师姐跟他说话,居然爱理不理?

    他算个什么东西啊?

    赤阳宗的语气不善的问道:“凤师姐,这位是谁啊?”

    凤百灵淡笑着介绍:“这位是玄天宗晏老的弟子,苏九。”

    苏……苏九?

    赤阳宗弟子的脸色,变换来变换去。

    主要是苏九的传言太多了,而且条条都跟冥王有关!

    至于他本人,那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大废材!

    赤阳宗弟子眼底带着讥讽,“原来是苏少爷啊,失敬失敬!”

    毫无诚意的问候。

    苏九半合着眼眸,不耐烦的皱眉:“好聒噪……”

    话题终结者,拒绝一切花里胡哨。

    说话男弟子,脸色僵硬,动了怒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凤百灵抬手,拦住他,侧眸冷厉:“你怎么回事?苏少爷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苏九抱着双手,往前走两步,换了根柱子靠。

    闭眸,完全无视他们。

    更是直接打脸凤百灵的那句朋友。

    “你看他什么玩意啊?”赤阳宗弟子不忿道。

    凤百灵双眼眯起,看着苏九的眼神带着几分恼怒,面上却依然平静:“苏少爷不舒服,我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直到他们远去,苏九才睁开眼,若有所思的看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传来一道阴鸷的嗓音:“死性不改,男女通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