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炼丹大会,易衡我罩着了

    “麻烦让让。”苏九低头,从墨无溟的胳膊下面钻出来,侧眸看着他:“你要是真的那么想让我睡了你,可以晚上自己爬到我的床上来。”

    近在咫尺,睫毛轻颤。

    墨无溟额角不经意间抽了抽,嗓音冷漠:“……你以为本王不敢吗?”

    “你敢,我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苏九挑衅完,跟易衡离开了宿舍。

    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墨无溟指尖在门框上磕了磕,嗓音又低又沉:“都说了本王也去,还跟别人一起走……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炼丹协会举办的炼丹大会,地点在炼丹协会。

    辰时一刻,几大宗门的弟子就都来了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除去三大宗门之外,还有其他门派的炼丹师。

    最为人熟知,且期望最高的人,莫过于赤阳宗首席弟子凤百灵,以及碧海宗的首席弟子宋弈。

    凤百灵刚二十岁就到了五品初期,宋弈二十五岁更是五品后期。

    这两人在炼丹界年轻一辈很有名气。

    两人容貌也都很出色,被奉为炼丹界的金童玉女。

    在场,两人无疑是最出风头的。

    然而,炼丹协会的诸葛会长和副会长,却还在张望。

    直到晏老带着祁绍来,两人才露出笑脸。

    祁绍是被晏老揪来的。

    他好歹也是一个六品初期,虽然炼的丹药都不咋地。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因为苏九的原因,也被晏老带在身后。

    苏九则懒散的站在旁边,她不喜热闹。

    然而,饶是她站在一旁,却还是十分惹眼的存在,那张脸就是会不由自主的吸引他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只是,没人想的到她就是大名鼎鼎的废材苏九而已。

    晏老带着祁绍跟诸葛会长寒暄了一番,接着就让人带他们入座了。

    这次炼丹大会,一共要考三轮,需要准备的东西还挺多。

    佘语她去碧海宗通过公开课,在那里认识不少人。

    一来就过去找熟人了,结果就被众人追问祁绍的事情。

    比起祁绍,佘语对苏九更忌惮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苏九可以被忽略的这样不重要。

    关于这点,佘语有私心,自然不会主动他们提,顺着他们的问话,说了一些祁绍的事情。

    得知祁绍专心修炼元气,大部分的弟子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毕竟,祁绍那逆天的天赋,要是专心炼丹的话,对他们来讲是一个不小的威胁。

    炼丹大会的最低要求是七品后期。

    提前一天上报了参赛的名单,现场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按照名单统一分配,只用了半个时辰,基本上就都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此次比赛,足足有一百人参加。

    共十个擂台,每个擂台十个参赛者。

    第一轮比赛,丹药是七品后期的解毒丹,限时一个时辰,要求:融合度必须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。

    苏九忽然抬了下眼皮,也是在这一秒才反应过来,原来百分之五十的融合度,就算是及格了……

    难怪她的百分之九十以上,会带来那种反应。

    幸亏易衡和楼绪宁不知道她的想法,不然又得表演吐血了。

    很快各个弟子就被分好了擂台。

    祁绍被分到了一号擂台,非常注目。

    楼绪宁和易衡分别被分到了三号擂台和五号擂台。

    至于,苏九则被分到了十号擂台。

    巧的是,两位炼丹界的大佬,凤百灵和宋弈也都在十号擂台。

    名声的对比之下,苏九比较惨烈。

    一个废物跟两个天才,第一轮就要承受这种压力,太可怜了!

    “你那徒弟真倒霉,不过,就算是输了,也不丢人。”诸葛会长有些同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晏老撇了撇嘴,“这世上奇迹多得是,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副会长接过话茬:“我听说,你两个入室弟子的天赋,一个天,一个地。今天刚好可以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晏老扬声大笑:“哈哈哈!那是自然的!”

    坐在旁边的祁绍:“……”你开心就好,不用管我死活!

    *

    楼绪宁皱着小圆脸,紧张的抓住易衡手臂:“我好紧张啊,万一等会爆丹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易衡眼神闪了闪,轻声安抚道:“放心,前两轮正常发挥肯定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楼绪宁连连点头,抬眼:“苏九呢?”

    易衡侧眸:“刚刚还在……估计是去人少的地方了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边说着,那边就传来一道不屑的讥讽声:“啧啧,区区七品后期都敢过来参加比赛,向天借的勇气吧?真是丢易家的脸!”

    易衡垂着头,脸色僵硬,一向语言犀利的他,竟然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楼绪宁不悦地看向来人:“参赛要求是七品后期可以,我们为何不能来?”

    易盛绾抱着双手,较好的脸庞,带着傲慢:“我又没说你,你着什么急?哦……原来你也是七品后期啊,哈,物以类聚。”

    楼绪宁气得瞪眼:“俗语说得好,话越多的人,往往实力都不怎么样!”

    易盛绾眼神一冷,“不知道把你牙齿拔掉,还不能这么牙尖嘴利!”

    易衡往前一步,把楼绪宁拦在后面:“易盛绾,你不要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易盛绾眯起眼睛,扬手就给易衡一耳刮子:“你算什么东西,我想做什么你也敢管?”

    “啊!你怎么打人?”楼绪宁尖叫起来,旁边的人也跟着张望过来。

    易衡摁住楼绪宁,摇头:“我没事,我们去旁边等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……“楼绪宁红着眼睛,在易恳求的眼神下闭嘴了。

    “小妾生的,就是没种。”易盛绾扭着手腕,冷哼着转身,结果迎面撞到一个唇红齿白,容貌非常出色少年,顿时脸色微红:“抱歉!”

    “打人,很爽吧?”苏九抬眼,眸光带着打量。

    远远地看就很像,近了看就更像了,就连那股傲慢都很像。

    要不是苏意毁容了,真像双胞胎。

    易盛绾没反应过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的视线落在了她的右手上面,脸上微笑的表情:“我说,今天开始,易衡我罩着了。”

    易盛绾一听见对方认识易衡,脸上露出鄙夷的笑:“你想罩就罩了?你算老几?”

    苏九歪嘴一笑,温文有礼:“我叫,苏九。”

    说完,直接扬手。

    啪啪啪啪!

    几个响亮的大嘴巴子。

    苏九学着她之前扭手腕的方式,勾唇:“本金加利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