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冥王动心,苏家败落

    众人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幸好墨无溟反应极快,一个侧身,反手握住苏九手腕。

    苏九迅速翻身,将手扭成诡异的姿态,直攻墨无溟下盘。

    墨无溟眼神一沉,果然会出怪招!

    未免伤到苏九,他立刻松开苏九的手腕。

    几乎是瞬间,双腿被踢中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墨无溟仰面倒地,却没有放过苏九,伸脚勾出他来不及收回的腿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苏九脸朝下,就这么结结实实砸在墨无溟硬邦邦的腹肌上。

    姿势,绝对够劲爆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擂台上这画面,任谁也说不出半句话。

    苏九黑着脸爬起来,手还不忘在他腰上恶劣的掐一把:“真是好兄弟啊!”

    墨无溟冷峻的脸庞僵了僵,很快就恢复了平静,云淡风轻的站起来,掸了掸衣角。

    “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红唇紧抿,眸光透着锐利:“总有一天,我会打赢你。”

    丢下一句话,跳下擂台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傻逼,看得出来墨无溟最后一招收手了,就因为担心她的手受伤!

    搞的她都不知道到底应该不应该生气了!

    烦!

    墨无溟目送他离去的背影,薄唇抿起,漆黑的瞳孔中闪烁着一种复杂的光泽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一位女子,这般顽强不服输又敢冲的性子,或许他会……娶她为妃吧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世上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更不会有这种女子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玄门发生的一切,很快就在玄天宗传开了。

    当然,关注点还是歪了。

    不是苏九与冥王对战打擂台,而是冥王吃醋暴打同门师弟!

    就这样,谢忱跟着火了一把。

    那可不是咋地,他可是苏九扬言要亲的人!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个个都在找谢忱,要看看他长得到底有多好看,把冥王都给比下去了!

    谢忱心里那叫一个后悔,恨不得重回当时的场景,一脚踹死那个说话不过脑子的自己。

    自从这次风波之后,谢忱对苏九简直避如蛇蝎。

    但是这世上,你越怕什么就来什么!

    晏老之前提议要把苏九安排到玄门,叫他学点防身的本事。

    这不,转眼没几天,敲定了。

    谢忱看着走进门的苏九,有史以来第一次不想上早课。

    想回家。

    这件事对谢忱的影响大,但是对苏九完全没有。

    平静的走进去,坐到祁绍旁边,侧眸:“你们在上什么课?”

    祁绍那上课,就是打诨,基本上就靠谢忱。

    他扭头:“今天上什么课?”

    谢忱面无表情吐出一个字:“滚。”

    祁绍茫然的扭头,看向后面的弟子:“我惹他了吗?”

    后面的弟子嘴角一抽,非常想拎住祁绍的耳朵问一句:“你这两天是聋了吗?”

    可是他不敢!

    默默地低下头,憋着。

    苏九偏头看了眼,这几天的风言风语,她当然都听过。

    看着谢忱那吃瘪的样子,想起前两天他那充满敌意的眼神,忽然感觉有点爽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忍住笑,恶劣的朝着谢忱道:“谢大哥,我一会有不懂得,可以问你吗?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玄门内室早课有一百多人,瞬间行注目礼,特别迅速。

    谢忱双目圆睁,难以置信的看向苏九。

    他到底为什么要去惹这个阴险狡诈的卑鄙小人!

    苏九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,本就精致漂亮的脸庞,熠熠生辉,看的人一度有些晃神。

    有些女弟子,看的感叹起来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冥王殿下会喜欢苏九……你们看那眉眼,幸亏是男的,要是女人祸国殃民到何等地步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是男人也挺祸国殃民的……幸亏冥王喜欢的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男弟子们听得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女人的思路,真是太奇怪了!

    玄门的授课执事,是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,看上去像是经典古装剧里的奸诈小人,但实际上为人十分幽默。

    一节课没什么感觉就上完了。

    结束之后,授课执事还找苏九聊了会。

    原来是晏老特地嘱咐他,要好好的关照苏九。

    苏九听得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晏老对她而言,真的是尽心尽力,时刻替她着想。

    这让她不由想起原主的父亲苏圣了。

    人,就是不禁想。

    苏九跟执事聊完刚走出玄门,就有守门弟子来通知她,外面有人找她。

    在京城,能指名点姓找她的人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看来,某些人终于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跟她猜想的一般无二,玄天宗门外,青老站在那。

    苏九慢吞吞的走过去,并没有走出玄天宗的高门之下,而是站在台阶上。

    青老看见苏九来了,立马往前两步,前所未有过的热情:“少爷!老夫总算是见到你了!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苏九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青老脸色僵了一下,眼神有些飘忽:“没,没什么重要的事情……就是,苏家搬来京城了,您是苏家的嫡子,理应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九戏谑的看着他:“这苏家来京城快一个月了,现在想到来找我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少爷,不管怎么说您也是家主唯一的血脉啊,将来苏家都是您的!”青老面容发愁,灰色的头发,比之前白了很多。

    苏九抬着下巴,平静的看了他几秒:“如果你来只是为了这个的话,我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。

    “少爷!求您救救苏家吧!”青老着急的喊道,就差没有跪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苏九侧身,余光睨着他:“我就问你一句,我爹呢?”

    青老脸色瞬间惨白,身为一族长老,抛下家主离开,这本就是不忠不义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这都是我的错,可是苏家是无辜的,苏家百年基业,不能就这么毁了啊。”青老老泪纵横,抬眼望着苏九:“您现在是冥王身边的红人,您就帮帮苏家吧?”

    苏九很不耐烦打断他的话:“抱歉,我没有做善事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毫不犹豫的走了。

    在她这里卖惨和装可怜,根本就是无用之功。

    她这个人,血是冷的,不知道什么是同情。

    青老绝望的看着苏九的背影。

    苏意废了,苏盼被赶出玄天宗,云家也不认云姿颜了。

    苏家现在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在京城这个龙潭虎穴的里,失去了太子这个靠山,根本就生存不下去!

    万般后悔,也无济于事!

    青老颓废的回到苏家,看着半个月前还张灯结彩的大门,此刻好似蒙上了尘埃,处处都显示了颓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