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苏深坑上线,炼丹实力

    苏九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没关注过,只是知道师父挺激动的。

    易衡: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苏九:“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啊!我知道了,晏老肯定是怕伤你自尊。”楼绪宁突然一本正经的看着苏九,然后脸颊泛红:“你放心,我还是会支持你的!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他也想会炼六品初期丹药,哪怕让人伤自尊!

    三人慢吞吞的来到药阁,其他人都挑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的解毒丹没炼出,叶长老让我今天炼两个……”楼绪宁哭丧着脸说完,拿着丹方去找药材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找,反正大概分类都在这。”易衡说了一句,也去找了。

    苏九捏着丹方瞅了两眼,瞬间脑门疼。

    七品初期止泻丹……

    她连配药都懒得配的玩意,还得炼成丹药。

    摇着头,顺着药架找过去。

    清一色,都是七阶范围的药材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楼绪宁和易衡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手里大包小包一堆,刚想问苏九拿到了吗,就瞥见他手指勾着一包,甩了甩。

    两人嘴角狂抽了几下:“你不拿点备用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苏九勾着麻绳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楼绪宁和易衡互相看了看,又瞥了瞥手里快十包的药材。

    两两无言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炼丹协会。

    风波虽然已过,但是本命火种留下来的动荡还在。

    诸葛会长看着掌心里的补气丹,整个人叹气又叹气。

    “多好的苗子啊。”

    副会长喝着茶,叹息道:“唉,你是不知道那天是多么的绚丽多彩啊,所有的测试墙都亮了,老夫今生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的心,更疼了,早知道那天就不出门了!

    “你说炼丹大会,他会来吗?”

    副会长摇头:“不一定,我打听过,最近半个月他不怎么去丹系了,一直努力专修元气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可惜了!”诸葛会长就差捶胸顿足了。

    副会长虽然也觉得可惜,但是稍微好点,“祁绍专心修炼元气也好,大家谁也得不到,省得其他人都惦记。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白了他一眼,把手伸到他眼前:“看看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副会长挺不在意的低下头:“不就是一枚六品初期的补气丹吗?有什么好稀……奇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副会长错愕的抓住诸葛会长的手,“百分之九十融合度?这,这谁炼的?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呵了一声,凉凉的:“就是你说的,那个省的其他人惦记的祁,绍,炼的。”

    副会长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他需要静一静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食堂。

    楼绪宁买了很多饭菜,连带着易衡和苏九的那一份。

    易衡有些不好意思,想要掏钱给楼绪宁。

    苏九脸皮比较厚,心安理得的拿筷子。

    吃,就对了。

    楼绪宁当然没要易衡的钱,眨着大眼睛,有些不高兴:“我又不是没钱,你看苏九不就没介意嘛。”

    易衡无奈的收起钱,他以前跟楼绪宁不算特别熟,是沾了苏九的光了。

    苏九吃着吃着,发现少点东西。

    一向抠门的她,难得去买了三壶酒,一人一壶。

    楼绪宁和易衡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“下午还要炼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身酒味……不大好吧?”

    苏九喝了一口,才应声:“这里的酒味道寡淡的,没什么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?”楼绪宁没怎么喝过酒,听见苏九的话,迫不及待的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看苏九喝的豪爽,毫不犹豫的仰头。

    易衡一愣:“你别……”

    楼绪宁已经喝下去了。

    画面静止。

    大约三秒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楼绪宁脸朝桌子,趴在了桌上,打了一个嗝:“喝……一起喝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绪宁是被楼烨庭抱走的,差点没跟苏九干一架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炼丹房里,到处都药味,还有爆丹之后的糊味。

    苏九的药鼎还是那个生锈的药鼎。

    自从来这个世界之后,她跟生锈的东西特别有缘分。

    先是归魂,又是药鼎。

    南星透过苏九的视角,观察看着周围的一切,忍不住嘀咕道:“这什么破地方啊,给你的药鼎,比我空间的药鼎还烂。”

    苏九眉眼轻抬:“你空间还有药鼎?”

    南星书页翻卷,底气不足:“早些年有人扔进来一口药鼎,不能用,那人简直就是一收破烂的!”

    苏九眼前忽然闪过一个骑着三轮车敲啊敲,喊着收破烂的老大爷。

    画面感贼强。

    为了早点离开这充满“毒气”的房间,苏九没再多想那口破药鼎。

    直接用火种掠过药鼎,清理掉上面的一沉灰。

    打开那包药材,丢进药鼎里,一手控制火,提炼精华。

    动作迅速而果断。

    几乎比其他人快了三倍。

    别人第一种药材精华还没提炼出来,她已经在提炼第三种了。

    而且手法跟普遍的弟子不一样,别人是生怕放入的顺序不对,她却丝毫不担心。

    药鼎里,精神力萦绕着每一种药材,很好的将其区分开。

    等到精华提炼完之后,她按照顺序融合,继而再凝丹。

    由于她的动作太过流利,旁边的弟子不知不觉看入神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爆丹了。

    炸了一脸的黑灰,他却半点反应都没有,死死地盯着苏九的药鼎。

    丹药成型,火种渐熄,一股精神力盖过,彻底封住药香。

    这就是六品初期的实力吗?

    在他震惊的时候,苏九指尖勾起丹药,已经完成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各自忙着手里的丹药,注意到这里的人只有极少数。

    佘语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她离得远,看的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但是一枚七品初期的丹药,苏九竟然用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那是什么样的实力?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佘语手一抖,罕见的爆丹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听见爆丹,本来还想吐槽两句,一抬头,发现是佘语的药鼎在冒黑烟。

    “……佘语爆丹了?”

    那人声音不大,却是吓得有些变音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行注目礼。

    那是惊讶和错愕。

    佘语爆丹的次数很少,算是新一代弟子里最能拿得出手的。

    昨天刚突破七品后期,今天炼七品中期,就爆丹了……

    佘语没时间在意其他人的表情,她握着拳头,看着苏九,心里涌起了浓浓的不安。

    她想知道苏九手里的丹药到底什么程度,这种诡异的迫切感啃食着她的心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