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章 无条件的信任,会要命

    苏九抱着双手,似笑非笑的:“您这么好心,为何刚才发生争执的时候不进来,偏要等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呢?”

    直白的拆穿,让叶长老面容一僵。

    从爆丹开始,他就来了,一直没进来,是会因为牵扯到了苏九,他想要抓苏九的错。

    本来他想在张武教训完之后再进来,装装样子,结果没想到他一脚把人踹飞了!

    他扭头怒斥:“还愣着干什么,送张武去医舍!”

    说罢,甩袖离去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只有佘语,快步跑了过去,跟着叶长老,一直走到没人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“叶长老,你为什么不惩罚苏九啊?”她有些郁闷,好不容易鼓动长老们把他从晏老那里弄出来,又没办法治他,太憋屈了。

    叶长老绷着脸,阴冷的看向佘语:“都是你出的主意,晏老的名声非但没受损,还弄来一个惹不起的祖宗!”

    佘语有些急:“叶长老,您是长老,他是弟子,他犯错你惩罚,天经地义!”

    叶长老眼神晦暗不明: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,冥王的面子老夫不得不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冥王不是已经搬出去了吗?”佘语追问。

    叶长老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,咬牙切齿的:“青颜公子上午带人拉了一张很大的红木床送到苏九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冥王又搬回来了?”佘语指甲陷入掌心,眼神犹如淬毒。

    叶长老沉沉的点头:“嗯,昨天刑法堂的事情也是冥王摆平的,苏九暂时不能动。”

    “那晏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自有分寸!”叶长老厉声打断她的话,疾步离去。

    佘语站在原地,紧咬下唇,嫉妒几乎要把她淹没了。

    如果输给一个女人,她心里或许还会好点,可是一个男人……她真的不甘心!

    有了张武的前车之鉴,丹系没有再敢惹苏九的人了。

    学炼丹的人,基本上元气修为都很低。

    在丹系,修为最高的大概就是元者三阶的楼烨庭了。

    所以张武才不敢跟他对着干。

    而能把张武一脚踹飞的苏九,谁又敢去招惹?

    苏九就待在炼丹房里,也不炼丹,也没人管他。

    易衡有些同手同脚,忍不住侧眸:“你要不去旁边坐会?你在这旁边,我手抖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翻了个白眼,转身。

    楼绪宁跑进来了,后面跟着骂骂咧咧的楼烨庭:“我下次要再管你,我是你孙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易衡,苏九,你们没事吧?”楼绪宁着急忙慌的问道,刚才快到医舍,她突然想起来张武是两阶元者,又赶紧折回来,这才被楼烨庭追着骂。

    苏九笑着调侃:“你被鬼追啊?”

    进门的楼烨庭,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:“你才是鬼!”

    他扭头,往里走,又问:“张武哪去了?我还没找他算账呢!”

    任他在那嚷嚷,没人敢说话。

    这古怪的气氛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楼烨庭没多想,因为佘语进来了,他又舔狗的跟在旁边。

    苏九瞥了一眼,开始赞同楼绪宁的话了。

    嘴贱,眼瞎,总结的很到位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没事就好,吓死我了。”楼绪宁拍着胸脯,往易衡旁边走,拿起挑好的药材:“我还要研究我的解毒丹呢。”

    易衡手一抖,扭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有时候,不知道事实真相,也是一种幸福!

    苏九没多说什么,扬眉看向门外。

    天色也不早了。

    祁绍那小子,应该还在玄门。

    苏九手扶下巴,良心发现,准备去慰问一下祁绍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祁绍正在接受执教长老的夸奖:“祁绍的进步很大,只要保持这个力道,考核的时候包过!你们都跟祁绍学学!”

    “咳咳!这就是我平常的实力!正常发挥,哈哈!”祁绍毫不谦虚挺着胸膛,接受大家的注目礼。

    只有谢忱皱了皱眉,沉默的走到一边。

    祁绍昨天力道都破不了50,今天力道直接冲到70,比同阶弟子的成绩都要好。

    原本,他是应该祝贺他的,可是……心里就像是卡了一根刺,难受的厉害。

    祁绍美滋滋的接受完大家的称赞,跑到谢忱跟前:“兄弟我长脸了吧?”

    谢忱叹了口气,笑着调侃:“对,你这脸盘子大出玄门了。”

    祁绍挑着眉,凑近:“我偷偷告诉你,其实是九哥帮我的。”

    谢忱脸上的笑容,瞬间僵住,冷漠的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“祁绍。”

    清冷的声音,突兀传来。

    苏九靠在门边,望着封闭室院子里的人。

    原本嘈杂的人群,瞬间噤声。

    “九哥?”祁绍眼睛一亮,屁颠颠的跑了过去:“你来看我啊?”

    苏九站在台阶上,垂眸:“来看你有没有进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跟你讲,我今天的力道有70,考核是过定了!”祁绍仰着脖子,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这时,谢忱从后面走过来,使劲撞了祁绍一下:“让一让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从苏九身边走过,冷冷的扫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唉!你这孙子吃火药了?”祁绍掐着腰,正准备唇枪舌战,谢忱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苏九侧眸,没有忽略对方擦肩而过那一秒的敌意。

    “你朋友?”

    祁绍点头:“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铁哥们。”

    苏九了然的点头。

    祁绍回头看了看:“我今天力道超过预计的,可以提前离开,我们走吧?”

    苏九没说话,转身。

    祁绍跟上,一路上喋喋不休,好像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当然话题永远离不开自己多帅,多厉害。

    苏九就默默地听着,良久才问了句:“你多久没跟你朋友这么说话了?”

    祁绍一愣,“我跟他一个宿舍,天天都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扫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任何关系不维系,都会在一瞬间崩塌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不敢保证,但谢忱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苏九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这种无条件的信任,挺好的。

    可是一旦发生变化,要人命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去上午丹系上公开课了?”祁绍忽然想起中午吃饭时听见的消息。

    苏九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那干嘛,没什么好学的,你还不如到玄门来呢,没事咱俩还能打一架。”祁绍如是说着,忽然后脊一凉,耳边传来苏九略带兴奋的声音:“玄门就可以打架吗?”

    祁绍眼梢一抽:“是……是啊,玄门内室弟子,除了早课之外,都是要对打练剑,还有各种技法的。”

    技法?

    青颜找的三本书里,好像有一本写着什么斩月鬼变的,不过有些复杂,她目前不适合练。

    苏九手扶下巴:“你知道斩月鬼变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