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 丹系上课,膈应不死你

    “冥王生辰宴,就我啊,胤皇帝把我许给冥王……不过你放心,我绝对没有要抢冥王的意思!我支持你两个!”小姑娘睁着大眼睛,忽闪忽闪的。

    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苏九礼貌的笑了笑:“你再不松手,你的书就快烂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呵呵呵,我看见你太开心了……”楼绪宁咬着唇,绞着手指,一脸的花痴表情:“你怎么会来上公开课呀,你不是晏老的入室弟子吗?”

    苏九手托着下巴,撑着桌面,有些懒懒的:“丹系其他长老似乎挺想让我来的,我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楼绪宁一脸认真的点头,从空间里拿出一本空白的本子,“这个给你,记得把长老说的重点记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苏九冷淡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哦!”楼绪宁把本子装空间袋里,自己拿起毛笔,开始勾勒昨天上课的重点。

    苏九有些无聊,在神识里问南星:“洗髓丹属于几品?”

    “五品后期的,挺简单的,就是药引难找。”南星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苏九愣了下:“你没见过小灵根吗?”

    终于提到小灵根了!

    南星冷哼了一声,气呼呼的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苏九没想那么多,只是淡淡地:“小灵根开的九月霜火就是药引。”

    九月霜火?

    听着好耳熟啊。

    南星沉默着思索,但是又想不起来,只是吐槽了一句:“怪不得这么横,迟早有一天,老子把他根拔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惊讶了:“你们俩啥时候结仇了?”

    这时,就听见小灵根脆生生的说:“主人,咱们不要跟傻子说话,容易被传染。”

    苏九扬了扬眉。

    对比南星,小灵根好像一点也不傻白甜了,还有点腹黑了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呀?”

    旁边忽然凑过来一个小心翼翼的询问。

    苏九侧眸,看着楼绪宁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你头上这个是在哪里买的?真好看。”楼绪宁拿着笔,朝着她的抹额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街上随便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楼绪宁点了点头,转正身子,继续看笔记。

    苏九垂着头,把玩着腰上的玄石,眼前闪过墨无溟让她给他擦药的模样,唇角忽然勾起一弯弧度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楼绪宁又出声了。

    苏九本来就无聊,抬眼看去:“嗯?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什么啊?”楼绪宁指了指他腰上的赤色玄石。

    “赤色玄石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哪里能卖啊?”

    苏九扬眉:“你想买?”

    “啊,不是不是……”楼绪宁摇着头,转正身子,又开始记笔记了,嘴里还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她真的在记笔记吗?

    苏九狐疑地凑过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,头戴一条青色抹额(街上买的)腰上挂赤色玄石(不知道哪里买的,不过很好看)

    就在她写在最后一个字之后,咬着笔杆,怯怯的转过头。

    少年放大的脸庞,皮肤精致的连毛孔都看不见,

    “吓!”楼绪宁吓得往后缩。

    苏九一把拉住她,忍着笑:“我有那么吓人吗?”

    楼绪宁小脸通红,低着头不敢看苏九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个弟子大喊一声:“苏九!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所有人都回头,行注目礼。

    原本嘈杂的授课殿,瞬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苏九抬眼,漫不经心的抬起眼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没事,我住在你斜对面,我叫易衡!”易衡笑的腼腆,十分清秀的容貌,个子很高,文质彬彬的。

    苏九微微点头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我们这里了?”易衡坐到了苏九的旁边,然后从空间袋里掏笔墨书。

    很明显,苏九坐的是人家的位置。

    苏九刚要起来让位,易衡就摆了摆手:“没事没事,丹系人不多,桌子都很宽敞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九又顺势坐回原位,还是手支下巴,半趴在桌上,慵懒散漫。

    “易衡你要不要这么狗腿?一个靠色相爬到这个位置的家伙,你也不嫌恶心。”一个男弟子满脸耻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易衡头也没抬的回了句:“你有本事你也靠色相爬上这个位置啊。”

    苏九讶异瞥了他一眼,没想到他看上去文质彬彬,说话还挺犀利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?”一个女弟子拍着桌子,语气透着一股严厉:“你们昨天的课业都做完了吗?炼丹等级进步了吗?跟一个靠色相爬上位的人计较,你们还真有闲工夫!”

    原本听前半句,大家还觉得奇怪,听到后半句瞬间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佘师姐说得对!我们时间宝贵,没闲工夫管别人~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大家说话小心一点,万一惹恼了这位大人物被冥王盯上了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世不显赫,也不是当官的,难道是灭门?”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一大部分人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只有一小部分人忌惮的看着苏九,紧张的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围观过刑法堂审苏九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担心的快要窒息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苏九懒懒地掀起眼皮,歪嘴一笑,挺邪气的:“啊,原来是佘师姐,这么急着引起我的注意,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闭嘴!你这个无耻之徒!”佘语原本平静的情绪,突然崩塌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愣了愣。

    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说什么?”带头挑事的男弟子,发狠的冲到苏九面前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楼绪宁往桌上一拍,仰着头:“你要是不上课就快滚呀。”

    带头挑事的男弟子,一听见楼绪宁说话,立马就闭嘴,坐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大家也都不怎么说话了。

    只有佘语怒瞪着苏九,充满了厌恶和鄙夷。

    苏九侧眸,打量着楼绪宁。

    她自认为看人挺准的,只是大家的反应……

    忽然,楼绪宁扭头,傻笑:“嘿嘿,刚刚那是我弟,嘴贱还眼瞎。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是我想多了。

    很快,授课的长老来了,还是个熟人。

    长老里的代表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站起来,弯了弯腰。

    唯有苏九坐着不动。

    五六十人,皆是谦卑有礼,唯有苏九特立独行,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站在前面,一眼扫去,叶长老的脸色犹如锅底。

    他抬手,示意众弟子坐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抬手指着苏九的位置:“你,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垂着眼睑,完全没有回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