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章 啃完不认人!爆丹幸灾乐祸!

    墨无溟单膝跪地,宽大的袖口落在水里,半截身体斜着,一只手撑在岸边。

    他脑袋是空的,整个人是傻的。

    就在苏九想说话的那么一瞬间,他就觉得很烦,烦他一张小嘴叭叭的,一烦他就想堵住他的嘴……

    等反应过来,墨无溟脸色难看至极,无情的将苏九推进水里。

    苏九掉进水里,也是懵逼的,灌了两口水,冲上来的时候,墨无溟早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一晚,注定不安稳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,灯依然亮着。

    最令苏九敬佩的是墨无溟居然在床上躺着,若无其事的。

    苏九仰头,走到床边:“你刚去哪了?”

    墨无溟面无表情的抬眸,上下瞥了他一眼,冷漠又疏离:“在房间。”

    苏九瞥了眼他床底下的露湿衣服,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报复的把灯吹灭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里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墨无溟脸上的冷静消失,手抵在唇间,关节泛白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无法相信,自己刚才在温泉做了那种事情,他肯定是疯了。

    他可以确定,他不喜欢男人,也不喜欢苏九。

    但是那一刻的反应,就像有东西驱使他,必须得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东西驱使他?

    墨无溟神色微变,难道是凤珠?

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,他几乎待不到明天天亮,等到苏九呼吸平缓之后,连夜走了。

    他走后,苏九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摩拳擦掌,直接把墨无溟的床给掀了,砸的稀巴烂。

    半夜那动静,其他房间以为地震了。

    吓得跑出来,又默默地回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,徐徐微风。

    苏九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祁绍打着哈欠,凑过来:“九哥,你昨晚跟冥王怎么了?动静那么大,我都没睡好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人不敢问,竖着耳朵偷听。

    苏九:“打蟑螂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家蟑螂怕不是比人都大!

    一群弟子,紧赶慢赶的往丹系和玄门两个地方跑,早上永远是最忙碌的。

    祁绍本来不想去丹系,但是晏老叮嘱过,今天必须得去。

    拖着沉重的步伐,跟在苏九屁股后面:“九哥,我要是不懂,你要告诉我啊。”

    苏九白了他一眼:“我又不是你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哥啊!”祁绍答的很溜。

    苏九没理他,跨步走进炼丹房。

    晏老正在等着,“来啦,今天为师教你们炼丹。”

    祁绍:“我跟九哥还没有药鼎啊。”

    晏老朝着后面的桌子抬抬下巴,两个全新的药鼎,同款同色。

    “就当是为师送你们的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祁绍乐不可支,“谢谢师父!”

    省钱了省钱了!

    苏九瞥了他一眼,朝着晏老颔首:“谢师父。”

    晏老搓着手,开始正式教他们炼丹了。

    一百份五菱梗,分成两半,各自给祁绍和苏九。

    在这点上,他没偏心。

    “五菱梗你应该知道,这是炼六品初期丹药的,我给你们演示一遍,你按照自己的理解,各自炼出三种不同以五菱梗为药引的丹药。”晏老说完,不再废话。

    对待炼丹,晏老异常认真,手法也很熟练,的确是大师级别的。

    苏九和祁绍看的都很入神。

    药材进药鼎,提炼,融合,凝丹到收丹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“切记,收丹的时候分神,丹药的药香不封住,就白费了。”晏老将指尖一勾,将丹药攥进掌心:“你们俩个试试,不怕失败,多来几次也成。”

    祁绍觉得也不太难,跃跃欲试的去挑药材。

    苏九跟着走过去,不急不缓的挑药材。

    挑着挑着,祁绍懵逼了:“化瘀丹,是要莪术还是紫株?”

    苏九没理他,继续挑剩下的两味药材,三种药材敲定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祁绍瞥了眼黑脸的晏老,拽住苏九的袖口: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闭眼:“……莪术。”

    晏老在旁边看的非常无语。

    挑完药材,开始炼丹。

    祁绍动作还算快,从提炼精华,到融合,看着挺顺手的。

    苏九没急着直接炼,而是抽出一丝精神力,小心的控制着,卷入药鼎之中,同时引入一丝火源进药鼎。

    等到她将药材放入药鼎,准备炼丹的时候,旁边“嘭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爆丹了。

    “噗…呸呸呸……”祁绍一张脸黑乎乎,只有眼珠子在转动,“怎么爆丹呢?我明明很顺的啊!”

    晏老全程在旁观,笑着道:“是药材顺序错了,回气丹五菱梗的在是最后放,你一开始放进去的时候,就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就错了,那你怎么不告诉我?”祁绍顶着黑人脸,委屈巴巴的控诉。

    晏老背着双手,挑着眉:“嘿,我不让你吃点亏,怎么让你长记性啊?本来炼丹就是从失败到成功过的,为师从没见过谁能第一次就成丹的。”

    这边话音刚落,那边一阵药香传来。

    凝丹,成型。

    晏老懵逼的扭头:“你炼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补气丹。”苏九将丹药装进药瓶,语气淡淡的。

    补气丹?

    晏老和祁绍对视,同时呆住。

    回气丹和补气丹,只差一字,药效却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回气丹是稳固气血的,属于六品初期最普通的丹药,非常鸡肋!

    补气丹是补充元气的,元者短期内恢复元气的最佳补品,同属六品初期,但是需要非常敏锐的判断才能炼成!

    最简单的话来说,随便找个六品初期的炼丹师,也未必能炼出饱满的补气丹!

    “你给我看看。”晏老吞了吞口水,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自己拿。”

    苏九已经在准备炼第二份药材了。

    手法不是很熟练,但是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她前世有些配药的基础,万变不离其宗而已。

    晏老倒出丹药,轻轻一嗅,顿时僵住。

    岂止是成功,简直是……太成功了!

    祁绍瞥见晏老的表情,欠欠的补了一刀:“师父,你不是说第一次炼丹都会爆丹的吗?”

    晏老没吱声,他需要冷静冷静……

    祁绍揉着鼻子,抹了把脸上的黑灰,不甘心的又开始炼起来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……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又爆丹了。

    别说,祁绍韧性挺强,不信邪。

    一个上午,就光听炼丹房跟放炮一样,一会一声响。

    就在祁绍快要抓狂的时候。

    苏九的药鼎里终于“嘭”一下,爆丹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