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 震惊整个炼丹协会!

    晏老憋着气,祁绍也憋着气。

    幸好,没亮。

    苏九继续把手往上移,放在兽火上。

    又没亮。

    不是兽火,那肯定就是异火了!

    晏老紧张的手心直冒汗,祁绍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苏九又把手往上抬,落在异火上。

    一秒、两秒、三秒……

    没亮?

    “祁绍你看,我还不如你。”苏九回眸,还有心情调侃。

    爆破后重生,废材后得五色元气,事情经历多了,她对火种还没执着,总会找到解决办法的。

    她是淡定了,但是晏老和祁绍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晏老一脑袋浆糊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苏九无根源,似乎好像也能理解他为何身体不能承受火种……

    重要的是落差啊,一个拿到上品丹书的人,怎么可能不能承受火种呢?

    祁绍知道苏九是元者,气得就往踹墙:“师父,这玩肯定坏了?要不然就是分类不对!”

    坏是绝对不可能坏的!

    分类不对……

    分类?

    叮的一声。

    晏老抬起头,看向分类最顶端的位置,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不可能,这不可能……太荒唐了。

    还是垫脚,一下把子把异火分类上面的黑色围布扯掉了。

    一个没有显示分类的空白格。

    晏老手有些抖:“你再试试这个。”

    苏九没说什么,听话的垫脚,把手放在了空白格上。

    晏老眼睛不眨的瞪着。

    祁绍板着脸,还是觉得这破墙有问题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。

    金光乍现,整个房间瞬间被照亮。

    空白格唰的一下亮了起来,像是被注入了满满的力量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叮叮叮……

    数道响声,在炼丹协会所有检测火种地方响起。

    最为注目的是,炼丹协会大殿中央那面火种分类墙壁。

    最顶端,金光闪闪,灿烂辉煌。

    炼丹协会所有人,不可置信的盯着那突然亮起的分类。

    全部僵住。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晏老张着嘴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本、本本命火种……”声音发抖,热泪盈眶:“把你的精神力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九略微沉吟,便将精神力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跟信任无关,她要跟着晏老修炼,金色的精神力是瞒不住的。

    只见,少年手掌曲起,额间映着一朵金色凤尾花,精神力缓缓地溢出,汹涌而强悍的围绕在他周身。

    晏老瞳孔一缩,“快…快收起来!”

    苏九攥拳,额间凤尾花隐去,精神力全部回笼。

    “小九儿,我问你,检测阁的测试石是你弄碎的?”晏老激动地连称呼都改了。

    苏九第一个想到的是赔钱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你赔钱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嘴角僵硬,不知道是不是跟他待久了,竟然能感觉到他是因为什么否认,真是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晏老不知道他俩说什么,神色突然变得严肃:“我告诉你们两个,今天的事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,绝对不能告诉第四个人!”

    怪不得无溟这么安排,原来他早就知道苏九的天赋!

    幸亏把祁绍一起带来了!

    祁绍:“我不说,我肯定不说。”

    本命火种,肉眼能见的精神力……任何一个传出,都要翻天!

    “不过,你那个花有点问题吧?”晏老一眼看出重点,也是苏九正在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九也没隐瞒,“只要用精神力,就会浮现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帮你留意。”晏老搓着手,激动地心情久久难以平复。

    又嘱咐了两人一番,带着他们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此刻,整个炼丹协会都被惊动了。

    上面的老头子们,正挨个房间的找人呢!

    本命火种,几百年没出现了!

    检测火种,这分类都剔除了!

    如今,这个分类竟然在炼丹协会的大殿上亮起来了,何等的令人震惊!

    晏老刚打开房门,就看见协会的副会长,笑呵呵的站在门口:“这不是玄天宗的晏老吗?带徒弟来检测火种啊?”

    抬眼,张望,猛看苏九和祁绍。

    晏老昂首挺胸,坦坦荡荡的:“嗯,副会长这么兴师动众的,找人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是啊是啊,刚才协会出了一点小问题。”副会长满脸的赔笑,事实上,刚接到确定的通知,就是晏老这个房间连接到的其他房间。

    所有火种选项,唯有那一类是牵一发动全身的,连接着所有的火种检测墙。

    为的就是不错过这种绝无仅有的天才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些细节的晏老,能感觉到副会长笑脸背后,仿佛在奸笑着说‘小样,我来抢人了,还不把人交出来!”

    顿时一激灵。

    他回眸,挺重视的看着祁绍:“祁绍,你们先出去,我去填一下测试结果。”

    祁绍没察觉到异样,带着苏九从一旁走出去。

    副会长笑呵呵的让开,等到晏老走后,赶紧转身,去追祁绍和苏九。

    “两位请留步!”走到大殿里,副会长追上了,直接看着祁绍:“小兄弟,有兴趣来我们炼丹协会吗?”

    祁绍有些莫名其妙:“我是玄天宗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,可是玄天宗的资源远远不及炼丹协会,来到炼丹协会对你的前途更有帮助啊。”副会长笑眯眯得说着,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祁绍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苏九接过话茬:“师兄,师父很重视你的!”

    重视就对了!

    副会长背着双手,满脸褶子笑:“这位小兄弟你话说的不对,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。”

    苏九看了祁绍一眼,叹了口气:“上品丹书,本……我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知道什么?他还要不要脸了?

    祁绍目瞪口呆的,本来以为自己够无耻了,没想到还有比他还无耻的人!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,只要你愿意来炼丹会!”副会长听见上品丹书,眼神更加火热,激动地拉住祁绍胳膊。

    “我是玄天宗的弟子,你,你别拽我!”祁绍急的跺脚,求救的眼神看向苏九。

    苏九两手一摊,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。

    走到柱子边,掏出墨无溟给的书,低眉。

    祁绍被副会长劝说了一刻钟。

    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苏九心安理得的看了一刻钟的书。

    晏老看见副会长,不算很惊讶,倒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师父师父!”祁绍就像看见了救世主。

    副会长终于撒手,眼神遗憾又不甘的看向晏老:“你可真是收了个好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!”晏老拍着祁绍的肩膀,非常器重的表情。

    祁绍呆住:“……”我是个没有感情的挡箭牌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