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章 冥王作妖无人能敌

    祁绍打小就没怕过几个人,主要是祁老爷子天天带他出入佣兵会,那些人多数舔刀口过生活,什么人凶悍的他没见过?

    并没有被胤皇帝唬住,他梗着脖子,跳起来:“我可没胡说!冥王跟九哥都住一起了!整个玄天宗都知道的事!”

    嚯——

    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这句话的威力,比原子弹还大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唯独没有人敢站出来说墨无溟半句不是!

    这也是很神奇的事情。

    却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冥王不是白叫的,当年他带兵打仗,以一敌百,虐杀地方数十万人,硬是扭转了即将战败的局面,打得敌军至今不敢进犯!

    荣获铁血冥王称号。

    谁能说他?谁敢说他?

    看见众人的反应,祁绍还挺有成就的,朝着对面世家女子放狠话:“跟我九哥抢男人,你们配吗?”

    苏九的脸黑如锅底,忍无可忍,一脚踹到踹到他屁股上:“你是不是欠?”

    “九哥,大庭广众你给我一点面子。”祁绍捂着屁股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场面看着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祁绍是谁?京城小太爷,现在被苏九踹屁股,还这么的……

    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墨无溟跟苏九八成是真的!

    苏九扶额,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想杀人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冷漠坐在旁边的墨无溟,他看了祁绍一眼,很平淡的一眼,难得的没带针也没带刺。

    他漫不经心的:“本王已经带九儿见过父皇了,父皇也认可他了。”

    胤皇帝顿时双眼赤红,手背绷起青筋。

    他要什么你便给什么,到现在他喜欢男人你也允许!

    难道皇室的威严,皇室的名声,就这么不重要吗?

    愤怒,根本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凤百灵脑袋嗡嗡作响,已经不知道墨无溟说的是什么了,满脑子都是他跟苏九住在一起了!

    她替苏九抱不平,替苏九说话,都是因为她认为那些谣言是假的!

    到头来,谣言根本是事实!

    长久以来梦,破碎了。

    凤百灵有些失控的站起来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众人倏地抬眸望去。

    凤百灵清雅的脸庞惨白,紧咬着下唇,含泪看着墨无溟,质问:“你只是不想这么早成亲,根本是假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墨无溟抬眼,面无表情的同她对视。

    无尽的沉默。

    众人不禁猜测,冥王跟凤百灵难道以前认识?所以凤百灵情绪才这么激动?

    这时,就见墨无溟随意而慵懒的抬手,勾住苏九肩上一缕发丝,“九儿,要不,我们成亲?”

    苏九:他不作妖能死吗?

    众人:这个操作太骚了!

    凤百灵跌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朕乏了!”胤皇帝额角青筋直跳,冷声这么说了句,甩袖离去。

    御花园,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看墨无溟和苏九,没人敢离开,也没人敢说话。

    这场生辰宴,恐怕他们终身也不会忘记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御书房。

    胤皇帝憋了一天的气,直接给了墨祯一巴掌。

    什么胸襟宽广,仁厚待人,统统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祁绍跟苏九认识,你为何不说?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知祁绍会来,更不知他们关系如此要好。”墨祯低着头,不敢看胤皇帝。

    倒不是害怕,生辰宴的结果,他挺满意的。

    比起皇室的威严和名声,他更在意的是墨无溟的名声败坏,失去跟他争皇位的资格。

    胤皇帝沉着脸,阴沉的看着墨祯,“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墨无溟要是真想跟你争皇位,你以为你争得过?就连朕恐怕也要让位!”

    这一点,胤皇帝看得比他清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直以来才对墨无溟宽宏大量,用他给自己树立仁厚的假象!

    “你将来是要坐上龙椅的人,看事情不能这么浮于表面,你要维护的皇室威严,而不是根本不存在的竞争!”胤皇帝越说越气,气得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他跟墨无溟有竞争倒还好,可是两人年纪相差甚大,根本没有机会竞争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憋屈的!

    “以后把目光放长远,朕不可能管你一辈子。”胤皇帝语重心长的说完,转身离开御书房。

    墨祯擦着嘴角血迹,阴森的看向胤皇帝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如果眼前都被保不住,还谈什么长远?

    墨无溟一天不除,他就一天不安稳!

    *

    玄天宗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生辰宴之后,苏九就玩起了失踪。

    用她的话来说: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。

    几乎住在了炼丹房。

    晏老炼丹她就在旁边看着,时不时地问两句不懂得。

    如此积极没把晏老高兴坏了。

    年纪大了,收个上品丹书的弟子,还这么有上进心,能不高兴吗!

    两天后,祁绍拎着两壶酒屁颠颠的来丹系了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还是送钱。

    苏九一点也没客气,把祁绍给的三十两揣怀里,问:“下午师父带我去确定火种,让你跟着一起。”

    祁绍顿时脑袋都大了:“我也去啊?”

    苏九挑眉:“谁让你拿到另一本上品丹书呢?”

    祁绍一噎,真想回到那个拿丹书炫耀的自己,一巴掌抽死他。

    他郁闷的坐在旁边,想起冥王每天都回宿舍,他忍不住问:“你还不回去住吗?你们房间每天晚上都亮着灯,我起床尿尿还看见冥王一边练字一边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苏九凉凉的眼神看去,“这几天忙晕了,还没来得及跟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祁绍挠头:“我干嘛了?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我跟墨无溟是那种关系了?”苏九摁了摁拳头,一步步靠近他。

    祁绍还没发现危险,竟然不知死活的说:“哎呀!不要谢啦,我就知道你们俩……哎哟!”

    他捂住后脑勺,脸皱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下次没经我同意再瞎扯,我就把你耳朵穿根线,没事就扯一下!”苏九阴恻恻的威胁,从旁边拿了一本书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跟你大兄弟到底是哪种关系啊?”憋了两天的南星,终于忍不住问出声。

    金芒忽闪,若有似无。

    祁绍下意识抬头:“什么东西呀?”

    苏九抿唇,在神识中吐出两个字:“想死?”

    南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句话都要防着,再这么下去,他快憋死了。

    祁绍见苏九没理自己,以为是看错了,砸着嘴道:“那我下午再来,中午食堂见。”

    苏九没抬头,挺不在意的。

    等到脚步声走远了,苏九动作顿住,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其实墨无溟真没怎么样,正常合理的范围之内,他们算是互惠互利,没什么好生气的。

    正想着,院子里再次传来脚步声,很轻。

    不是祁绍,也不是晏老。

    苏九大约猜到了来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红唇抿成一条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