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章 没有谣言,都是事实!

    胤皇帝脸上洋溢着笑,视线落在苏九脸上的时候,稍微愣了一下,倒是听墨祯说过苏九相貌极好看,也没想过他男生女相,岂止是好看。

    他压下多余的想法: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太上皇可以免礼,那是因为没其他人。

    现在众目睽睽之下,总不能不给皇上面子吧?

    苏九皱了皱眉,抱拳:“草民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轻轻抬手,握住他的手腕,身体往前横移一步,挡住他:“今天的宴席,让皇兄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但是他的举动,丝毫没有给皇帝面子。

    胤皇帝温和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的不悦,他摆了摆手:“朕也想帮你亲自安排,可是你那侄儿,非要帮忙,哈哈,他自小就爱粘着你这个小皇叔啊。”

    胤皇帝那虚伪的脸,简直跟墨祯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苏九突然感觉到不适。

    想吐。

    墨无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“跟皇兄一样,有治国之才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么一句话,他拉着苏九,往席间走去。

    胤皇帝呵呵笑着,转身坐下之际,眼底的笑容凝滞,抬眼间,又恢复了他笑容满满,宠爱弟弟的好皇兄。

    苏九被墨无溟拖着走,手腕有些发疼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座位,他才松开她的手,眼底地冰冷却是逐渐加深的。

    苏九扭了扭手腕,侧眸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是猴子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墨无溟长睫低垂,声音冷地刺骨。

    苏九咂了砸嘴:“没,猴子没你长的好看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斜眼,冷幽幽的看着旁边的少年:“你是夸本王还是损本王?”

    苏九手抚唇角,将想要上扬的嘴角压了下去,“哇哦,今天好多美人。”

    转移话题,才是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墨无溟连眼皮都没抬一下,眼底讥讽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这次生辰宴的目的性,还真是强烈。

    冥王入座,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,连带着苏九养成了目光聚集地。

    成排的座位后面,云姿颜端庄的坐着,看向所有人目光聚集的地方,疑惑的问:“盼儿,那个是不是苏九那个小杂种?”

    苏盼阴着脸,不用说话,表情就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他对冥王下了什么迷魂药,冥王对他言听计从,我们根本就不能跟他正面冲突!”

    有过两次的经验,苏盼总算是学乖了。

    云姿颜眼珠子转了转,“你大姐算是废了,苏家的荣耀都在你一个人身上了,只要你能跟太子殿下搞好关系,那个小杂种不是问题!”

    提到墨祯,苏盼就红了脸,“娘,我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看见了墨祯和云无暇从另一边走进来。

    苏盼登时急了,“他们怎么在一起?”

    云姿颜皱起眉头,沉吟道:“别急,先看看,云家到底是娘的母家。你就算做不成正妃,侧妃也可以的嘛。”

    苏盼噘着嘴,她才不想跟云无暇共侍一夫呢!

    墨祯先是朝着胤皇帝行礼,而后就走向了墨无溟。

    “皇叔!”他弯腰行礼,微笑着看向苏九:“苏少爷也来啦。”

    苏九掀了掀眼皮,笑得比他还要虚伪:“殿下有礼,墨大哥的生辰,身为小弟如何能不来呢。”

    得嘞,一句话又把辈分搬出来了。

    墨祯笑容滞了一下,很快又恢复如常:“皇叔的生辰自然重要,也得苏少爷有心啊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云无暇咬唇,视线从苏九脸上掠过,心里浮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滋味。

    其实她跟苏九曾有婚约,后来他十岁检测出是废材,云家就单方面取消婚约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除了云家和苏家几个长辈,几乎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遇到苏九,她就厌恶极了,生怕他跟自己有牵扯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她最崇拜的男人跟最厌恶的男人居然在一起,真是讽刺!

    关于这些,苏九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很快,宴会来的人都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酒水佳肴,开始逐渐的摆桌。

    乐曲也跟着演奏起来,喜悦的气氛立马出来了。

    胤皇帝和善的目光看去,微微抬手:“今日乃是朕的皇弟,也就是名扬天下的冥王二十一岁的生辰,大家不要拘谨啊。”

    他的表情很真诚,就连提到名扬天下的时候,也是自豪。

    众人顿生钦佩之心。

    这等宽广的心胸,不愧是当今天子!

    苏九眼底掠过浅碎的光,斜眼看向旁边的墨无溟。

    胤皇帝看上去宽爱仁厚,实际上从始至终都在踩着墨无溟这个踏板,树立他那高尚的人设。

    墨祯不过是如法炮制。

    “别用你那种看可怜虫的眼神看本王,本王没你想的那么可怜。”墨无溟神色漠然的倒了两杯酒,将其中一杯推到苏九手边,“尝尝,这酒比你每天在食堂喝的要贵很多。”

    苏九端酒的动作顿了下,斜眼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想知道就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墨无溟没说话,端起酒喝了一口,学着她之前的语气:“哇哦,好喝。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贱人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御花园,歌舞升平。

    胤皇帝看着墨无溟的方向,忽地扬声大笑:“哈哈哈……爱妃说的对,皇弟的确该考虑考虑婚事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如妃根本没说过话,但也是聪明人,看着胤皇帝的脸色赔笑。

    名副其实的无事生妃。

    歌舞停止,御花园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如妃硬着头皮开口:“今日赴宴不乏有世家小姐,个个容貌出挑,若是能把冥王的婚事定下,也是美事一桩……就是不知,冥王意下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爱妃考虑的周到。”胤皇帝扭头,笑着牵起如妃的手,力道却恨不得把她手给捏断。

    他在惩罚如妃,擅自说了不该说的话。

    如妃脸色发白的低下头,她实在不敢把冥王得罪得太彻底。

    在外面看来,更像是她因为胤皇帝的举动,而害羞了。

    苏九看着对面虎视眈眈的世家小姐们,有些幸灾乐祸:“原来今天是你的相亲宴啊。”

    不然,为何带你过来?

    墨无溟挑起唇角,很快又压了下去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我帮你把把关。”苏九手扶下巴,视线挨个扫过对面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姐们,看着看着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对面,云姿颜母女俩也在看她,就这么对上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正在等他吐不出象牙,突然没了声音,眼梢一斜:“如何?”

    苏九抬抬下巴:“对面那个怎么样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抬头,目光锁着苏九,语气轻慢:“其实父皇之所以要见你,是因为本王告诉他,没有谣言,都是事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