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 想抢人啊

    毕竟,先前检测阁五色检测石粉碎,以及精神力检测石粉碎的事不久前才发生过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玄天宗弟子所为,那必定是有什么居心不良的人来玄天宗故意搞破坏!

    长桌上,摆放着检测石的“残尸”,诸位长老神色严肃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必须得严查,根本就是挑战玄天宗的威严!这次是玄门封闭室,下次就是天门的,更有可能是丹系的炼丹室!”二长老脾气比较急,说出的话也是直戳重点。

    宗主手里捏着一块碎片,满脑子都是苏九的事情,听见二长老的话,他敛起思绪,“排除过玄天宗弟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天门和玄门,没有任何一个弟子,元气力道能把两块测试石震碎的,可能真是有人混入了玄天宗。”大长老语气低沉,也赞同二长老的担忧。

    宗主眯了眯眼,想起一件事:“上次检测阁进去的弟子是谁?”

    三个长老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的看向一旁坐在喝茶,完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晏老。

    “看我干吗?”晏老喝茶的动作一顿,旋即反应过来,“啪”地合上杯盖,护短:“什么意思啊?就算上次苏九去过检测阁,他又不是元者,何况他最近一直安稳的在丹系学习,每天都忙得很,哪有时间去你们玄门搞事情!”

    二长老黑脸:“你急什么?又没人说是他,真不知道一个废材,你嘚瑟个什么劲!”

    晏老的第二个弟子是苏九,这件事早就传开了,但是同样墨无溟跟过去的消息也传开了!

    事实证明,根本没有两个上品丹书。

    晏老想要培养苏九,来个一鸣惊人,自然不会主动去嚷嚷这些。

    再说古鹰那茬,都是弟子之间互相传传,基本上被当成了瞎扯淡。

    宗主看着晏老,眼神闪了闪。

    这老小子,向来不是个好说话的,这么轻易忍下来,看来苏九在炼丹上面恐怕颇有天赋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再加上五色元气……

    宗主猛地攥住碎片,眼神陡然变得炙热起来,转瞬,他忽然笑开:“这件事暂时算了,若是再有此类事情发生,本座一定会严加追查。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决定。

    但是宗主发话,他们也不能多说什么,只是怏怏而去。

    晏老慢吞吞的喝完茶,心情还挺好,起身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宗主突然抬手:“师弟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晏老扭头,防备的眼神盯着对方,撇了撇嘴:“干嘛?”

    宗主脸色一沉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晏老拉着脸,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宗主加重语气,一把他拉下,然后扭头,笑的有点腻人:“最近炼丹房有没有缺什么?药鼎?药材?还是什么?对了,上次你说的五菱梗是吧?我帮你留意了,一百份够吗?”

    晏老顿时头皮发麻,后退:“你献殷勤的模样,百分百的没好事!你又看上什么丹药了?我告诉你,那颗四品固元丹,你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宗主拧眉,沉着脸:“胡说什么?我是那种人吗?”

    晏老:“你是。”

    宗主眼梢一抽,压下一巴掌拍过去的冲动,干笑着:“身为宗主,关心一下丹系是应该的,你要是不想要五菱梗你就直说,反正对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!”晏老打断他的话,五菱梗作为入门炼丹给苏九试试手,效果应该不错。

    如果丹系弟子知道他的想法,恐怕一口血能吐出来!

    同样是弟子,他们入门用的七品丹药最普通可见的蒲公英!

    五菱梗,那是六品丹药的药材!

    “行了,晚点我就让人给你送过去。”宗主一拍桌子,豪气说道。

    晏老死鱼眼看着他:“你到底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啧,我们师兄弟俩聊聊天,我能跟你要什么?”宗主皱着眉头,顿了几秒,主题来了:“那什么,你那徒弟,好像跟我徒弟挺熟的是吧?你看,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晏老狠狠地啐了一口,顿都没顿一下,爬起来就跑。

    宗主闭眼,抹了一把脸上被喷到口水:“这老小子,越来越精明了……”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了吗?月底考核改到下个月了,好像是封闭室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祁绍刚进门,就听见弟子在讨论这件事,他凑过去,装的挺疑惑:“封闭室怎么啦?”

    那弟子回头:“听说是两块检测石坏了,大长老他们还去找了宗主。”

    “找宗主?”祁绍嗓门一下子提高,引得其他人侧眸,他吞了吞口水,脸一板:“哪个这么胆大包天的干的?不知道小爷我的厉害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你元气力道破60了吗?滚去修炼!”谢忱直接拆台,把他扒拉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凑在一起聊八卦的弟子:“乌合之众!”

    大家早就习惯了他一板一眼的模样,都不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何况谢忱是祁绍的好友,两人从小穿一个裤子长大的,得罪他就等于得罪祁绍了。

    祁绍心里很不安,他跟着谢忱,想着那些弟子说的话,越想越是心虚:“谢忱,那什么,我去一趟丹系。”

    谢忱浓眉皱起,眼神升起了藴怒,扯住他胳膊:“你要分清楚主次,你再这样下去,你元气考核过不了,你想被踢出玄门吗?”

    玄门每两个月一考核,三次不进反退,就会被踢出内室,就算是祁绍,在铁一般的纪律下,他也只能遵守!

    “我就去一会,反正这个月不考核。”祁绍有些无所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被踢走,我一定替你放鞭庆祝!”谢忱面无表情,松开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行了,兄弟,我肯定不会被踢走的。”祁绍说完,走了。

    谢忱目送他离开,眼神逐渐变的晦暗起来,他垂下眼睑,深深的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丹系,书房。

    安静之中,带着一丝诡异。

    苏九抬眼,坐在椅子上,手搭在桌上,手里保持着翻书的姿势,就这么静止。

    墨无溟弯着腰,手撑着桌面,身体前倾,两人几乎鼻尖都快要碰到了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苏九抿了抿唇,脑海里回想着他刚才的话,不由身体往后靠,“我为何要去见你父皇?”

    “明日是本王二十一岁生辰。”墨无溟语气极淡,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