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你,有过女人吗?

    “目前就连晏老也只能炼出四品丹药,本王没能按你的戏本演戏,实属可惜。”墨无溟声音淡漠,后面这句话,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苏九话到嘴边,却又卡在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墨无溟弯着腰,一缕墨发垂在肩头,他拿起干净的衣服,慢慢悠悠的往上身上穿着,他肩宽腰窄的身材好的有些过分,腹部虽然有旧伤,但肌肉看起来很结实,反而增添了几分野性。

    前两次都是晚上,这次房间里的灯非常亮,就连他身上的冷意似乎都被柔和了。

    苏九眼神不由自主的上下瞄。

    前世她也算得上‘阅‘男无数,虽不曾发生过关系,但靠近她的每个男人,身材相貌都非常出众。

    毕竟每个都是费尽心机的想要杀了她。

    苏九手扶下巴,绞尽脑汁的回想,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跟面前这个男人相比。

    没记错的话,墨无溟才二十岁吧?

    这容貌,这身材,难道古代的人都比较早熟吗?

    “你,有过女人吗?”

    突兀的询问,让墨无溟系带子的手顿了顿,他缓缓地抬起眼:“问这个作甚?”

    苏九舔了舔发干的唇,有些匪气的说:“墨大哥身材这么好,不知道要便宜哪个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额头划过一排黑线,快速的穿戴整齐,还套了外袍披风,遮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冷冷的开口:“你有这个闲工夫,不如多学点炼丹知识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,之前是我小人之心。”苏九扬了扬手里的书,她也不是扭捏的人,错了就认,也不会少块肉。

    墨无溟略微抬了抬眼,自以为不会被发现的扬了扬唇角,又拐弯抹角的提醒:“怀璧有罪的道理,想必你应该懂。”

    藏阁里发生的机遇,他不说,他便不问。

    苏九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底,指尖在书上点了两下,她勾唇,笑:“小弟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说话,走到床畔坐下,看向立在门边的少年,忽然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想跟本王同塌而眠?”

    苏九扬了扬眉,跟一个帅到掉渣的人同塌而眠,她不介意的,就是怕他砍她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算了,以后有机会的话。”

    她非常恶意的这么说了句,成功的看见墨无溟脸上僵了那么一下,她才笑着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房门被一股劲力,从里面关了起来,就连门框都震得抖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又狼又奶的。”苏九抿着笑,美艳的脸庞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,青颜和战流云,依然笔直站在木桥下,听见这声动静,连忙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苏少爷!”

    苏九看向青颜,淡淡的挑眉:“有早饭吗?”

    “呃,现在太早,等下我去给你端。”青颜愣了愣,他本来想问冥大怎么样了,不过看他这样,冥大应该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战流云没有青颜的好脾气,直接黑脸,阴沉的看着苏九:“你闯了这么大的祸,还吃得下饭?”

    苏九看了他一眼,不认识。

    她无视战流云,冲着青颜:“我去睡会。”

    转身,走了。

    战流云额角绷起青筋,攥着剑柄的指尖泛白。

    青颜揉了揉鼻尖:“我就让你少惹他了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声音冷厉:“你不说话,没人说你是哑巴。”

    青颜忽地弯嘴角,笑的不坏好意,“我去后厨,给苏少爷端早饭嘞~”

    战流云面无表情,刺啦一下,把手中佩剑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青颜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皇宫,御书房。

    墨祯修长的身形立在桌前,垂着眼睑,毕恭毕敬的模样,正在与穿着龙袍的胤皇帝说话。

    每说一句话,御书房的气压就跟着低一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