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你算根毛!

    然而,就在她准备抛出去的时候,男子忽然伸手攥住了他的领口,猛地又给带了回来,直接压在了苏九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诡异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不因为别的,就因为玄衣男子紧闭的双眼睁开了,幽深不见底瞳眸,满是冰冷的看着她,嘶哑的开口: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嗯?难道是原主的朋友?

    苏九从善如流:“嗯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紧抿,冷凝的目光看着少年白皙的脸庞,鲜血自腹部伤口不停地流淌出来,使得他削薄的唇,变得愈发苍白。

    他敢肯定坟场的时候,两人并未见面,这少年根本就没见过自己,现在倒是从容淡定的应付,真会睁着眼说瞎话!

    鲜血已经染湿了苏九的白衣,察觉到他状况极差,她微笑着开口:“你快死了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眼底结冰,周围的温度也瞬间下降了几度。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陪葬。”

    苏九眼梢不经意间抽了抽,神经病吧!

    “快,这边也有血迹,别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那边人还在喊着,这边两人一上一下对峙着。

    “在这!”

    厉喝声传出,黑衣人手持寒光凛凛的长剑来自两人身边,看见趴在地上的两人,几乎没有考虑,就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危险到来之际,苏九的反射性动作,就是抓紧身上的男子,把他当成盾牌,趁机脱身!

    就在她动这个心思的时候,忽然一股强烈的热度袭来,哗啦一下,炙热的火光冲天,顺着那些人刺过来的长剑,蔓延出去,直至将对方身上点燃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的速度,攻击的黑衣人,全部变成一团火花,熊熊散烧起来。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转眼间,便化为一团灰烬。

    微风吹过,轻飘飘的就不见了,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苏九额角浮起一层冷汗,她的双手还攥着对方的领口,指尖仿佛还有些热度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真厉害。”她僵硬的开口,然后猛地缩回手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什么妖怪?

    比起她的惊愕,墨无溟的神色也如出一辙,只是被他那一头凌乱的墨发遮住了。

    他猛然翻身,躺在了地上,手指抚着腹部涌出鲜血地方:“包扎。”

    简短的两个字,很明显是对苏九说的。

    聪明人都知道,这人不好惹!

    苏九自然乖乖地照做了。

    当她看见对方伤口的时候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那伤口不像是刀伤或者是剑伤,根本就不是黑衣人追杀导致的,倒像是很多年的旧伤,反复被撕破反复又愈合,所以伤口十分狰狞。

    林间,微风轻轻吹拂,苏九望着闭眸的男子,报复性的系紧布条。

    唔!

    墨无溟唇间发出闷哼,冷冽的目光看去:“你想死吗?”

    “啊,原来你还知道疼。”苏九扯了扯嘴角,完全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,至少她没有感觉对方身上有杀意,她又不是被吓大的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紧抿,沉黑的瞳眸带着几分波动。

    原本烧了坟地之后,他是要回去调查凤珠一事,谁晓得半路上火毒发作,这才害他来不及离开,就被那些人找到,追杀的如此狼狈!

    苏九拍了拍手:“好了,我可以走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准。”墨无溟眸光转深,冷冰冰的注视着她,想起刚才突然爆发的火龙,居然没有让他五脏六腑受损痛不欲生,这是不是说明,即便凤珠不取出来,对他身体也是有用处的?

    不准?

    苏九斜眼望去,“你算根毛。”说完,理也不理他,转身就走。